自從彰銀改選在上週五落幕之後,接下來台新金方面死咬著常董會不放,由新任獨董發難,要求應全由自然人董事組成常董會,甚至因此主張應「解任」甫完成選任程序的彰銀董事長凌忠嫄,讓金融圈看得一頭霧水,但追根究柢,台新金所引述的,只是金管會在前年2018年的八月,所召開的一場公聽會,會後所發出的新聞稿。

二年前金管會在一場公聽會之後發出了會後新聞稿,全篇近千字的文字裡,其中只有最後一小段提到了自然人董事及常董會,但該文字在語意間仍相對模糊,更只是全文的一小部分,如今台新金方面想以「新聞稿」的內容「凌駕」在現行法令之上,金管會最快應會在今日正式對外說明,由當初發出該新聞稿的主事機關來「滅火」,不要讓爭議不斷蔓延,甚至因為這一紙新聞稿,讓人大作文章,甚至使彰銀正常營運受干擾。

彰銀之外的其他公股銀行也對此不解指出,先前公股銀行為了銀行法第72條之2對於土建融授信鬆綁,以利承作社會住宅、安養機構等土建融的問題,爭取多時,但在金管會正式發下鬆綁的函令之前,公股銀行根本不敢「撈過界」,即使是看到官方發出的新聞稿、媒體報導,也都是「看到公文才能算數。」

就有資深的公股銀行授信主管指出,台新金方面想以「新聞稿」的內容,凌駕現行法令之上,倘若這樣的話,金管會先前透新聞稿表達要執行的政策「方向」,各大行庫老早就能因此趕在修法之前「提前開跑」,就不用等這麼久的時間。

彰銀在週五常董會改選之前,也特別致電金管會官員詢問相關規定,確認一切合法之後才完成選舉。彰銀引述的法條是銀行負責人準則第9條第2項及第3項規定,彰銀「董事會」應該有4名以上的自然人專業董事,而非「常務董事」應有三名以上為自然人專業董事,因此依銀行負責人準則規定,政府或法人代表人董事,亦得被選任為常務董事。

現行法令已經規定的很清楚,一張在2年前所發出的新聞稿,這份新聞稿全篇約千字的篇幅,把包括競業禁止、利益迴避、關係人範圍、自然人董事在董事會的起碼席次等等作了界定,但在最後一小段文字提到了常務董事的部分:「‥‥專業常務董事由2人調整為3人‥‥。」接著是「銀行及金控的專業董事應為自然人。」新聞稿上這二段文字,成為台新金及台新金所推派獨董的主要論述。

金融圈業界人士也認為,既然二年前的這份新聞稿已經變成了「火苗」,當初發出新聞稿的金管會就應該出來「滅火」,不應讓金管會原本的立意良善,反過來成為有心人士想發動經營權之爭的亂源。

(工商 )

#彰銀 #台新金 #新聞稿 #金管會 #常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