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昨天被提名為監察院長及出任「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美麗島時期戰友施明德今在臉書提醒陳菊,「莫忘初衷」;並表示,「我認為妳是當今最適合擔任這個職位的人選之一,願妳不辱使命。」

施明德今在臉書以【勿忘初衷 —— 對陳菊的公開鞭策】一文表示,監察院被視為盲腸般的夕陽機構已經多年,喊廢、要廢的聲浪一直存在,它就是能夠苟延殘喘迄今。從報紙上知道陳菊將被送進這所待廢院,心中第一個反應是有點意外。

他說,多年來,陳菊常自稱是「黨外小妹」,確實也真是。當年我才出獄就認識她,她就是一個「萬應妹」。沒有自己的願望,事事配合黨外頭頭們的需求,還全力以赴。派任她擔任美麗島高雄服務處副主任,就是希望她離開臺北到高雄蹲點,從努力做自己再出發。她一生的轉折也以高雄做起點,她對弱勢者的關懷和治理城市的能力也從那裡放射,而不是她的故鄉宜蘭也不是台北。

他指出,名滿天下謗亦隨之,這是人類歷史常態。然而,我一直注視著所有指控是否屬實。我發現幾乎所有指責都是政治性的空砲彈,動機和目的都是顏色之罪,包括日前監察院對高雄市政府的糾正案,也是馬派與蔡派的決鬥,與是非對錯關係很少。監察委員自塗藍綠,就是自甘淪為御林軍,就是折腰,就是墮落。像陳菊這樣從戒嚴時期就在黑暗的政治裡奮鬥的人能領會自己就是「透明人」,任何污點都逃不過掌權者和對手的法律的制裁。她有一定的自我要求,否則她不可能存活迄今。

他說,我注意到,陳菊會接受這個職務應該和「國家人權委員會」有關?蔡英文把該委員會移到監察院是一種活化監察院的努力,讓它從糾舉政府官員的工作延伸到落實人權的立國精神。

他認為,美麗島政團的成立就是在獨裁者踐踏著人權的時代高舉人權,當時被國民黨政權視為「黑拳幫」,大肆醜化最後逮捕入獄……。當時我們就界定人權應包含「政治人權、經濟人權、社會人權」,陳菊就是工作者之一。現在知道陳菊將出任「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我想提醒陳菊的是「勿忘初衷!」

他說,人生總有謝幕的一天,這個工作站也許是妳一生的終點站,願妳全力以赴,實現為人權奮戰的初衷!請記住,捍衛人民的基本人權,自古以來都是在對抗皇權的,都是在對抗政府的公權力,包括對抗總統的不當行使職權;而且還要永遠要求自己跟受害人民站在一起,而不是配合公權力蹂躪人民,更不可以做公權力的幫兇。

他說,此時此刻,我也想對在野黨的朋友們表示些許盼望。從政如果只站在黨派立場,追求當選、執政權,忘了是非、原則、公義、價值,人只會像蜉蝣一般,不會在歷史長河中留下點點微光……。

他指出,面對陳水扁一家的貪婪,我甘冒被民進黨老友們的潑糞式毀謗羞辱,起而領導反貪腐的紅衫軍,展現了台灣人民公義的一面。迄今讓已掌權四年多的民進黨籍總統蔡英文,仍不敢無條件特赦陳水扁,以免觸怒公義及眾生。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早已定示:貪腐是侵犯人權的犯行。

他說,面對昔日的大軍頭郝柏村的往生,做為一個曾經受過折磨的反抗者,我心平氣和地稱讚他在歷史重要轉折處,做出了對國家與人民有利的反應……。

他表示,汚辱對手是容易的,卻常常是不義的,更是作踐自己。沒有證據的攻訐對手,是在撕裂國家社會,不是紳士淑女應有的高尚行為。

他呼籲,「請你們提出對陳菊的要求、期許並要求她承諾,做為她就任後監督她,評判她的標準吧。」

他表示,台灣已被謾罵、攻擊、醜化、賤聲鄙語淹沒了……。每天上網看到的幾乎都是這些……。這,像個人住的國度嗎?至少這不是我為之犧牲、奮鬥、受苦受難所想望的國家社會……。

他強調,「我年輕的時候,還常常有人會說:政治是良心的事業,奉獻的工程。現在呢?我問的對象是所有從政或想從政的人士,不分顏色。」

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陳菊,施明德,美麗島

(中時 )

#人權 #陳菊 #監察 #國家 #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