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疫情漸告緩和,但6月中旬,美國政府常仰仗的知名智庫IHME(The 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發出9月15日以後將有第二波COVID-19的預測,又觸發一陣恐慌,股市因而崩盤。各國前些日子舉債紓困形成的財政負擔,能否應付下一波的衝擊,如何買單?備受矚目。

COVID-19 PANDEMIC是當前在全球媒體上最受觀注並報導的事件,coronavirus所到之處stay at home;block down/shut down,其影響已造成全球供應鏈危機及商業、消費全面停擺,直接影響企業營收、勞工收入或失業,以及消費需求。此病毒巨災,不只危害民眾的健康,也對人心帶來恐慌,使得經濟社會、貧富差距、世代停滯(Generation Lockdown)及不平等對立的情況,更加惡化,全球政經局勢越來越不安定。

不只病毒災害會帶來Pandemic,溫室效應風險更會帶來複合型天然巨災的Pandemic,例如地震、風災、水災及複合型災害等天然災害。溫室效應全球暖化對氣候變遷影響所造成的災害驟增,例如冰河變少、極地冰凍原融化、海水位上升,乾旱、野火及洪水,日益頻繁,預估20~30%的物種滅絕、農作物產量減低(缺糧)及缺水等,嚴重影響人類生活、經濟損失及金融市場的穩定。2007年,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和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PCC)「致力於建立和散播對人為氣候變遷有更清楚認識,奠定採取必要對策的基礎。全球暖化在1980年代還只是引人興趣的假設,到1990年代已有明確科學證據。」,對於促使各國採取行動對抗全球暖化有功,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可惜迄今,各國對於減少全球排碳量的努力並沒有多大成效,仍是年年緩增,台灣情形亦令人擔憂。

據euronews報導2020年1~4月COVID-19大流行期間的CO2排放量大量減幅,美國-32%;歐盟-27%;中國-24%。相較2019年同期CO2排放量減少8.6%,預估2020全年可減少4~8%。相反,巴西雖在COVID-19陰影下,反而加速對亞馬遜雨林的森林砍伐,導致其CO2排放量反而上升,依非政府氣候保護網絡Observatorio do Clima的調查顯示,巴西的CO2排放量卻可能會增加10~20%。經濟學人五月一期封面故事「A new opportunity to tackle climate change」呼籲各國應該把握時機,共同平緩氣候曲線。提醒當國際社會正傾力關注COVID-19的健康及經濟危機時,不應該忘了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危害。

2013年10月17日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應邀在台北舉行的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IAIS)年會演講,強調巨災造成對經濟、產業的水波效應,改變各界對傳統災害風險的認知,「世界是平的,很多災難傷害不止是單一國家」,因此各國開始重視巨災防制及救災資源整合,並倡議各國應合作推展區域性巨災機制,較可行的方法就是發行巨災債券。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2020年3月23日發表「防疫趁勢作莊 投資避險兩相宜」的觀點文章,針對台灣新冠肺炎疫情的財源,建議發行兼具射倖保險的巨災債券金融商品(Catastrophe Bond),簡單的說,特定巨災(含病毒大流行)債券利息較市場稍高,債券到期前,如巨災未發生,投資人獲取收益,但如巨災發生且符合條件,債券金額依約定或全部或按比例,供救災之用,達到投資、募集救災資金及巨災損失風險分散的目的。各國或可思考面臨目前的COVID-19 PANDEMIC及全球暖化頻繁造成複合型災難的PANDEMIC,合作共同成立一個區域性國際組織(或基金),發行區域性的複合型巨災債券(Composite cat bond),或其他財務工程的金融工具,共同承擔天然巨災造成的損失,協助各國政府尋求因應財源。

全球各國為拯救coronavirus pandemic經濟社會問題,提出各種巨額救助紓困方案,但紓困財源,仍靠舉債,將使各國政府財政更加惡化,甚至造成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在擴大紓困同時,也應有未來減少財政惡化的計劃。巨災對人類帶來的不幸及損耗,可透過保險來分散及承擔。藉由發行巨災債券或複合式的區域巨災債券,連結疫後氣候變遷改善議題,要求跨國企業、高污染工業、排碳量高的產業及富人等共同投資購買,並納為銀行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或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內容。

巨災債券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投資此商品,對機構投資人、甚至你我而言,天下太平則利己(坐享孳息),天下有事則利他(出資救災),是一種捨,也是一種社會責任。

(工商 )

#大量 #世界 #全球 #巨災 #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