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三峽大壩在經過多年的實際運行後,其設計的發電、防洪功能確實發揮不小作用,但近幾年來又傳出壩體位移,長江洪水期的壩體安全性成為最受關注的焦點。若以近數十年來長江洪水紀錄來看,三峽大壩在2010年頂住了歷史最高紀錄的長江洪峰,證明三峽大壩確實發揮了防洪的綜合效益。只是隨著氣候變遷,未來在極端型氣候肆虐下,三峽大壩是否能抵禦得住愈來愈大的洪水,仍是治水專家擔憂卻又難以預料的問題。

三峽大壩自立案時就已議論紛紛,在大陸內部與國際上都飽受爭議,有些專家甚至認為,三峽做為政治工程的作用高於水利工程,在牽動極複雜的生態、經濟、社會、國防與政治考量下,已經很難以客觀的技術層面來加以討論。但若僅以單一議題來討論,仍有不少客觀的技術數據可以證明其效益。

在討論三峽大壩的防洪功能時,1998年那場長江流域特大洪水造成的毀滅性災難成為最常被提起的對照事件,三峽大壩自2003年開始運行後,2010年迎來了數十年來最大的長江洪峰,刷新了1998年洪峰的記錄,而這次三峽大壩不只減緩了中下游的洪災,先前受到安全性質疑的壩體也抵禦住洪峰的侵襲。

以2010年長江與三峽大壩的水文記錄來看,當年汛期之初的6月中下旬長江流域發生2次明顯集中強降雨,兩湖水系多條河流水位全部超出警戒,形勢異常嚴峻。為迎接洪峰到來,三峽大壩在7月中旬2次開閘洩洪,騰出容量應對每秒7萬立方米的特大洪峰。在首次洪峰通過時,攔下24.6億立方米洪水,減輕了長江中下游地區的防洪壓力。

雖然洪峰抵擋下來,但2010年仍有不少洪水災害,專家指出,三峽水庫的防洪作用非常明顯,發生洪水問題的主要是長江的支流,因災死亡者,絕大多數是山洪暴發所致。此後這種情況持續多年,至今仍是大陸各地方政府所管轄的河川水災最為頻繁。

近年隨著氣候變遷議題受到重視,極端氣候的影響也讓人擔憂三峽大壩的未來,長江三峽集團公司三峽樞紐建設運行管理局副局長趙木森曾表示,現在長江中下游河道洩洪能力轉弱,洪峰逐年升高,三峽水庫已出現防洪庫容不足的窘態,未來解決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問題,還要靠長江整體的綜合防洪體系。他說,「三峽工程的防洪能力有限,不能包打天下,三峽工程建成運行,不能完全解決長江的防洪問題,不能使長江防洪一勞永逸。」

對於三峽工程未來要抵禦愈來愈強的洪峰,許多人開始討論它到底能撐多久,從「萬年一遇」的洪水到「千年一遇」洪水的說法都曾被提出,最近還出現能抵禦「百年一遇」洪水的官方說法,顯示對三峽大壩的功能估計愈來愈「務實」。不過學者指出,抗洪能力與壩體結構安全是兩個不同概念,不能混為一談。如上所述,三峽大壩抵禦住洪水,但中下游各支流的洪水仍可以造成不小災害,指望一個大壩解決所有洪水問題,顯然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中時電子報)

#三峽大壩 #長江 #流域 #洪峰 #防洪 #洪水 #中下游 #河道 #洩洪 #支流 #百年一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