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親民黨籍議員吳益政,代表民眾黨參選高雄市長,而他的兒子吳東燁,同時也是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的員工,在臉書上發長文,針對爸爸要投入高雄補選一事表達看法,並澄清老闆呱吉跟爸爸沒有任何利益關係。

吳東燁在臉書表示,2018年某個晚上,爸爸突然跟他說想參選高雄市長,雖然彼此都知道當選的可能性很小,但爸爸卻像已經當選了一樣討論著對高雄的政策與願景。

2018年3月,吳益政辦了參選記者會,吳東燁說,當時韓國瑜還在突襲台北市長時,爸爸就宣布以無黨籍參選高雄市長,但可悲的是,「參選的新聞甚至不及韓國瑜的一碗滷肉飯,他一堆的政見也不及一瓶礦泉水」,當時沒人知道高雄會颳起恐怖的韓流。

張益政(中)去年曾與兒子吳東燁(左),一起接受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專訪。(圖/摘自呱吉YouTube)
張益政(中)去年曾與兒子吳東燁(左),一起接受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專訪。(圖/摘自呱吉YouTube)

2018年8月,吳益政辦了宣布退選記者會,吳東燁回憶起前一晚,和兩個助理一直勸爸爸選下去,希望他不要有遺憾,覺得對的事情就去做,那時自己也剛找到台北的工作,就算爸爸敗選失業,也可以養活自己。隔天記者會結束,是吳東燁第一次看到爸爸哭,無黨終究沒有機會,保證金200萬終究是生不出來,過去支持他的藍綠朋友們也都歸隊了,「一個市長候選人資源甚至不如選議員的時候。最後退選的新聞也是被韓國瑜石油給淹沒了…」。

吳東燁透露,去年底民眾黨開始與吳益政接觸,爸爸帶他們做一些會勘考察,像是橋頭新市鎮的興建使當地中崎有機農場要拆遷,也是帶民眾黨一起上台北開會了解,曾問過他,又不是黨員,幫他們那麼多忙他們會回報嗎?吳益政回說,「他們想一起解決高雄的問題是需要什麼回報?」

擔心爸爸跟民眾黨走太近,吳東燁也深怕最後他變成側翼的靶子,但他快20年的政治生涯裡,也沒記得藍綠兩黨曾經招攬過他或曾經想幫助過他,「他自己一個人選了幾十年,在議場裡又是個不在藍綠黨團裡的陽春議員」,實在拿不出理由叫他遠離民眾黨,因為這或許是他從政以來,第一次有一個黨願意接受他的意見,請教他的意見。

吳東燁看到新聞才知道爸爸又決定參選,原想打電話阻止他不要淌這灘渾水,但聽到他說「我也累了,這一次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後的機會吧。」既然是政治生涯的最後一搏,那無話可說,「我只知道他還是那個他,2018年為了理想而自己決定無黨參選的他,2020年為了實踐理想最後一搏的他,都是同一個他。」差別是,今年的吳益政會開始受到新聞的關注、受到側翼的攻擊,雖然出來參選就會被打成是「為了民眾黨的利益」,但知道爸爸自始至終都是為了要實踐他對高雄的理想。

吳東燁也澄清,自己的老闆呱吉跟爸爸沒有任何利益關係,「請不要拿我爸來攻擊我老闆,也不要拿我老闆攻擊我爸」,也向那些叫他退議員的人喊話,「他連上次選立委的期間,都拿下了高督盟『十大問政優質議員』,根本沒有因為選舉怠工好嗎?」不管挺不挺他都沒關係,民主就是這樣,自己也有反對他的時候,但會和爸爸溝通,沒有人要鬥個你死我活。

(中時新聞網)

#吳東燁 #爸爸 #吳益政 #參選 #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