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學生返日後無症狀確診,台灣應做廣篩或普篩的聲音再起,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仍無擴大篩檢的打算。對此,台北市長柯文哲夫人陳珮琪醫師指出,不普篩跟普篩後有一小部分是偽陰性的結果是一樣的,但有大家有想過普篩可以抓出陽性確診病例這件事嗎?

陳珮琪今(26日)在臉書上表示,新冠肺炎8成的感染者無症狀,但卻會傳染,以專業公衛立場來看,到底是有症狀者再驗,還是以普篩方式對不特定族群大量篩檢比較好?這是高度的公衛專業問題。

陳佩琪說,對於指揮中心提及的台灣不普篩的理由,她實在很不以為然。在她印象中,當時指揮中心並未說出普篩的好處,只說普篩的壞處(就是不採普篩的理由)。沒有普篩,社區確診率低,然後指揮中心一直強調台灣很安全,指揮官陳時中還到處趴趴走宣傳觀光,並導致民眾戒心降低。陳珮琪認為,「其實不普篩結果跟普篩後有一小部分是偽陰性的結果是一樣的,但有否想到普篩後抓到的陽性確診病例的好處呢?」

陳佩琪指出,每種檢驗、檢查都有偽陽性和偽陰性,但都比正確率還低,不知公衛專業上真的有需要為了少數的偽陽性和為偽陰性而去漏失了許多可能的確診患者嗎?而隔離確診者和偽陽性,並不會造成防疫負擔,還能阻隔社區傳染途徑。偽陽性被誤關,這是疫情之下不得不的社會成本,但總比放任社區確診者趴趴走去傳染別人要好。而如果還有問題,就在繼續採檢就是了。

陳佩琪還用流感當作例子,並指出流感快篩偽陽性和偽陰性,正確率也僅50%,但不可能為了有偽陽性和偽陰性就不去做。若普篩可真實反映社區感染狀況,其他國家也可據此對我們解封,那自然是最好,以台灣防疫經費和醫護的人力,普篩應無問題,當然若不普篩的原因是因為檢驗kid難買,或防疫經費不夠,或怕造成醫護人力負荷,那又另當別論,大家只要把事情講清楚就好。因此,她覺得不普篩是為了檢驗有偽陽性和偽陰性這件事情很奇怪。,

最後,陳珮琪呼籲,台灣須建立一個能和諧對話、理性討論的環境,政策是應該可討論的,當有人質疑時,講清楚說明白就好,別再冠人家舔中賣台,唱衰台灣防疫、否定人家防疫辛苦的罪名了。

文章來源:陳佩琪臉書
#普篩 #偽陰性 #偽陽性 #陳佩琪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