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底下,仍在融資之路上求存的大陸造車新勢力日子更加不好過,像曾經在國際消費電子展上大秀拳腳的拜騰汽車,自2017年成立以來,共進行4輪融資,耗費總金額約84億元(人民幣,下同),但量產車沒造出,反倒傳出積欠員工薪資4個月,工廠還因被斷水斷電而停工。

回顧2015年,許多打著「互聯網+電動」標籤的企業紛紛入局,最盛時期達到近50家;然而現在,造車新勢力已經進入了淘汰賽階段,很多企業的情形,或許要用「生死時速」來形容。

以拜騰汽車為例,該公司陷入了營運危機,拖欠員工薪資4個月之久;涉及員工薪酬的官方說法,僅停留在愚人節發出的全員內部郵件;除此之外,拜騰上海辦公室4月撤租,北京辦公室6月17日撤租,數千名員工已停薪遠程辦公4個月,南京工廠近日也因欠費遭停水斷電而關廠。

李顯君指出,拜騰燒光了80多億元,也沒有造出量產車,所以它急需新一輪投資,如果沒有投資的話,類似企業都將會終止經營。

進一步來看,拜騰還不算最慘的那個。由於受到此前公司法務的實名舉報影響,賽麟汽車的經營每況愈下,帳上的資金實際上已經無以為繼了;儘管賽麟汽車多次表示,會全力保障員工的基本利益,但是沒有給出具體的解決方案。

李顯君表示,賽麟的問題是一個群體現象,包括南京的博郡,錢不夠了,又遇到這次疫情,沒有核心技術,沒有核心產品,誰都會遭殃。

截至目前,大陸有近40家造車新勢力,有銷量數據的僅有8家。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月度數據顯示,今年5月,只有蔚來、理想、小鵬等8家造車新勢力有新車賣出。

(旺報 )

#員工 #汽車 #新勢力 #企業 #工廠 #大陸 #拜騰汽車 #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