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擔任監察院長是否適任一事,引發爭議。如果純粹從監察院長必須公正中立且品德無瑕的角度來看,陳菊當然不適任。但事情就不是這樣看的,如果天下事都這樣理所當然,那麼早就世界大同了,在位者無不君子,而小人退散。不過,可能嗎?證諸史實,那是天方夜譚。

民進黨在立法院113席當中有62席,這55%的過半數席次是鐵錚錚的事實。除非民進黨分裂,不然民進黨就算想要讓太陽從西邊出來,也只需要通過一個法律說「自法律施行之日起,太陽自西升起,往東落下」,改變東西方向的定義就好。這是政治現實,所以任何嘗試阻擋陳菊通過立法院同意而擔任監察院長的行為,都是徒勞無功的。國民黨也不是笨蛋,占領立法院議場來表達強烈抗議,為的也不是真的要讓陳菊無法通過立院同意,而是藉由抗議行動來凸顯這個任命的荒謬與不適任,企圖向社會大眾傳達民進黨的鴨霸與分贓政治形象,最終目的在於讓選民對民進黨執政失望,而在下屆選舉當中支持國民黨。

天下事就是這樣,大道理能輕易懂得,但實際上做起來卻千難萬難。原本國民黨準備仿效太陽花的占領議場,卻因為不了解對手也不了解自己而落得虎頭蛇尾。所謂不了解對手,是不了解民進黨絕不會因為國民黨的激烈抗議而改弦更張;不了解自己,是搞不清楚自己就沒有這種頑抗到底的決心。說實話,國會議場攻防淪落到這般田地,已經很難看,但如果堅持個3、5天,搞到有人脫水送醫,大概能夠得到一點社會同情。結果才占領議場就要求開冷氣,請問誰會理你?

太陽花占領議場時期不是也開冷氣嗎?是啊!但當時立法院是在國民黨手上,你國民黨會體恤,但民進黨會堅持啊!國民黨要走抗爭路線,卻以己度人,何其愚也。歸根究柢一句話,國民黨去搞抗爭,不是不行,但你就是不該學撒潑無賴那一套,一是學不好,畫虎不成反類犬;二是沒有用,你的關鍵目標支持者不吃這一套。

國民黨的社會形象就不是街頭或抗爭派的,所以國民黨若走極端的抗爭路線,很難被潛在支持者接受。明白地說,國民黨的抗爭就不能是街頭混混無賴的模式,國民黨的抗爭就是得要符合社會期待,只能走議會路線。議會之中如何抗爭?占領議場不是選項,那是無賴。

從這個角度出發,國民黨應該善用同意權審查過程,不斷地要求陳菊回答弊案纏身者是否適合擔任監察院長,想來陳菊也不能說適合。確認陳菊同意弊案纏身者不適合後,國民黨立委諸公即可開始演說,痛陳陳菊弊案纏身,連自己都不認為自己適任,但民進黨還是堅持提名,所以這是噁心的分贓政治而已;其次,國民黨應該要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阻擋同意權通過的,無論怎樣質疑,民進黨是一定會護航到底,所以在同意權審查過程要更進一步凸顯民進黨的阻撓審查,是替不適任者護航;最後,在行使同意權投票的時候,理所當然地應該退席,質疑正當性。

這場政治演出,檯面上的結局必然是陳菊順利通過立院同意而成為監察院長,但如何讓陳菊的通過同意成為國民黨爭取社會支持的助力,才是國民黨應該仔細思考的。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中國時報)

#抗爭 #國民黨 #適任 #監察院長 #陳菊 #通過 #民進黨 #同意 #自己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