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郁賢母親蘇妙惠(左)到場聲援女兒。(周麗蘭攝)
廖郁賢母親蘇妙惠(左)到場聲援女兒。(周麗蘭攝)
《周刊王》報導雲林縣時代力量女議員廖郁賢自印訃聞,請領雲林縣縣議會議員之間的互助金12萬6000元,但家族的訃聞卻沒有她的名字,事後她也自稱「沒有爺爺」。廖郁賢今(1日)出面澄清,她2歲就被爺爺趕出家門,別的議員父母過世她也有被扣白包,她為何不能請領這條錢?(周麗蘭攝)
《周刊王》報導雲林縣時代力量女議員廖郁賢自印訃聞,請領雲林縣縣議會議員之間的互助金12萬6000元,但家族的訃聞卻沒有她的名字,事後她也自稱「沒有爺爺」。廖郁賢今(1日)出面澄清,她2歲就被爺爺趕出家門,別的議員父母過世她也有被扣白包,她為何不能請領這條錢?(周麗蘭攝)

《周刊王》報導雲林縣時代力量女議員廖郁賢自印訃聞,請領雲林縣縣議會議員之間的互助金12萬6000元,但家族的訃聞卻沒有她的名字,事後她也自稱「沒有爺爺」。廖郁賢今(1日)出面澄清,她2歲就被爺爺趕出家門,別的議員父母過世她也有被扣白包,她為何不能請領這條錢?

廖郁賢今(1日)在雲林縣時代力量黨部對媒體說明,她表示,訃聞應該是每一個兒子都可以印吧,她父親是他爸爸的兒子,爸爸的爸爸過世,訃聞上怎麼可以沒他的名字?他是兒子為何不能印訃聞,那不是假訃聞,她爸爸也有自己的朋友,也要通知好友、要陪對,印訃聞這件事情是爸媽做的,跟她無關,她2歲就沒阿公了。

廖郁賢說,有一個月共有三個議員的父母過世,她被扣9千元,她也要陪對,她為何不能請領這條錢?

廖郁賢母親蘇妙惠到場聲援女兒,蘇表示,鄉下就是有父母偏心的問題,她結婚3年被趕出來,當時廖郁賢2歲、她肚子還有一個7個月大未出生的兒子。

蘇妙惠說,公公說二兒子(她丈夫)的小孩都不承認,只承認大兒子生的,天公有保祐,大兒子沒生,現在死了才要叫她兒子回去捧斗、哭,她不可能讓孩子回去(祭拜),小孩也不想回去,她的3個小孩除廖郁賢喝過婆婆供給的兩瓶奶粉,其餘沒喝過廖家一滴奶粉。

(中時 )

#訃聞 #兒子 #爺爺 #爸爸 #請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