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對匯率預測者的調查顯示,隨著全球需求疲軟以及美國經濟前景暗淡,未來一年美元的主導地位將逐漸消失。這些受訪者的看法都假設沒有第二波疫情衝擊。

儘管人們擔心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激增可能使經濟延後重啟,並阻礙初步經濟復甦,但全球股市大漲:標普500指數6月收高,並錄得1998年科技業鼎盛時期以來的最大季度百分比漲幅。

受投資者更青睞風險較高的投資、美國經濟前景疲弱,以及美國聯準會(FED)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後對美元的渴求有所緩解的影響,美元上個月下跌近1.0%,為12月來最差月度表現。

美國頂級醫療專家對疫情蔓延做出可怕的預測,不過6月25日至7月1日接受訪查的70多位分析師預計美元疲弱,因聯準會主席鮑爾重申美國經濟前景不確定。

NAB Group的資深匯市策略師Gavin Friend說:「美元在兩種情況下會上漲:一是避險情緒升溫時,二是美國引領全球經濟復甦時,但我們認為這兩種情況短期內都不會發生,美國沒有認真應對新冠病毒,從時間上來看落後於全球其他地區。」

最新持倉數據顯示,匯市投機客最近一周投機客美元淨空倉跳增,創2018年4月以來最大淨空倉規模。

受訪的66位分析師中有53人(約80%)表示,六個月後美元可能仍在當前水平附近交投,在一定區間內小幅上下波動。這表明隨著更多匯市策略師變為看空,美元或許正處在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

但68位受訪者中有63位或者超過90%表示,疫情的第二波衝擊將推高美元。五位認為這會推低美元。

很大程度上還將取決於亞洲、歐洲和其他國際債務人以美元償債的情況。

3月新冠疫情開始造成衝擊時最初出現了美元短缺,並促使聯準會與主要國家央行啟動外匯互換操作,國際融資壓力此後大幅減輕。最近幾周,這種操作的使用已經明顯減少。

46位分析師中有32位表示,預計未來六個月將延續這種趨勢,主要央行對外匯互換的使用情況將「維持在當前的水平左右」。13位預期使用規模會大幅下降,只有一位表示會「大幅上升」。

美元指數自3月份觸及逾三年高位後已下跌超過5%。

被問及到12月底哪些貨幣兌美元會有較好的表現時,49位受訪者中有略超過半數表示是主要發達市場的貨幣,其餘大致各有一半認為是大宗商品相關貨幣與新興市場貨幣。

澳洲國民銀行的Friend表示:「美元匯率太被高估了,而且高估的情況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隨著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到來,如今是再度回跌的時候了。」

歐元第二季反彈1.8%,第一季則是錄得類似的跌幅。以6月份來看,歐元/美元上漲了1.2%。

歐元兌美元一年後料將升值約2.5%至1.15美元,略高於上個月預估的1.14美元。週三時報約1.12美元。

儘管這些調查結果與分析師近兩年的預測相似,但他們對歐元的展望出現明顯轉變,預測區間顯示,區間高位和低位較前月都有上移。

三菱日聯金融集團(MUFG)外匯策略師Lee Hardman表示:「就算與一兩個月前相比,歐元前景也有明顯改善,我認為這讓歐元相對於美元之類的貨幣看起來更有吸引力和更為便宜。我們並非強烈認為歐元將大漲,我們只是認為,在近幾年走弱後,這樣的疲弱表現有可能開始逆轉。」

文章來源:路透

(中時新聞網)

#美元 #聯準會 #歐元 #匯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