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茅埔西營將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卻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西營將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卻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西營將寮小巧精緻,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西營將寮小巧精緻,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居民在農曆初二、十六舉行犒將儀式,準備馬草水、36碗酒、36碗肉等,酬謝神將護衛村庄。(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居民在農曆初二、十六舉行犒將儀式,準備馬草水、36碗酒、36碗肉等,酬謝神將護衛村庄。(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南營將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卻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南營將寮是座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看似不起眼,卻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東營將寮小巧精緻,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大茅埔東營將寮小巧精緻,矗立窄巷路口,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劉懷仁提供/王文吉台中傳真)

位於中橫公路的客家庄大茅埔,建庄近200年,先民為抵禦外敵入侵,聚落規畫為易守難攻的防衛形式,庄內戶戶祖廳設有龍神,守護神有三山國王及麾下將領。中橫開通後,來往遊人倏忽經過,不甚起眼的大茅埔依舊靜靜佇立,保存水圳、龍神、將寮等文化,被稱為「曖曖內含光」的客家庄。

大茅埔建於嘉慶年間,當時屯首張寧壽聘請易庚麟擔任陂長闢圳,並規畫良田、排水、交通、衛生等設施。文史工作者劉懷仁表示,當地緊鄰原住民部落,外圍有壕溝、崗哨、刺竹林等,內有柵門、巡邏線路、瞭望亭等,水圳兼具灌溉、護庄及風水考量,內外防禦完善。

大茅埔不僅有防禦工事體系,還有三山國王、土地公與將寮等心靈防禦系統。劉懷仁提到,居民舉凡生老病死、失物尋人等疑難雜症都會到泰興宮請示三山國王,而庄內主神三山國王麾下的四方將領,率十萬兵將戍守東西南北將寮,保衛居民,五營之外又奉祀土地公。

將寮是插了令旗的水泥小祠,造型小巧精緻,矗立窄巷路口,看似不起眼,卻是大茅埔居民最堅實的心靈寄託。「客家人崇敬天地,也最懂得感恩。」劉懷仁說,居民會在農曆初二、十六舉行犒將儀式,準備馬草水、36碗酒、36碗肉等,酬謝神明與兵將的護衛。

(中時 )

#茅埔 #居民 #三山國王 #三山 #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