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法官認為黃男開的是出租車,車損、營業損失都是車行損失,黃男卻提告要已死亡的周男妻兒拿出自身原本的財產,而非繼承自周男的遺產來賠償車行的損失,實在沒有理由,駁回告訴。(資料照,謝瓊雲攝)
彰化地方法院法官認為黃男開的是出租車,車損、營業損失都是車行損失,黃男卻提告要已死亡的周男妻兒拿出自身原本的財產,而非繼承自周男的遺產來賠償車行的損失,實在沒有理由,駁回告訴。(資料照,謝瓊雲攝)
20190717中天新聞 凌晨送羊奶 男騎士疑未2段式左轉 遭撞亡

彰化縣26歲黃姓男子,去年7月開著租賃小客車在彰化市金馬路上與對向違規左轉的周姓機車騎士對撞,周男當場彈飛重摔傷重不治,事後黃男竟反而向周男家屬提出民事告訴,要求周男家屬賠償出租車的修車費與營業損失,合計55萬多元,彰化地院法官審理後認定於法不合、無理由,駁回黃男之訴。

根據判決書,去年7月16日凌晨4點多,黃男駕駛向民間車行租賃的小客車行駛彰化市金馬路,在金馬路、彰新路口時,兼差送羊奶的周男騎機車,從對向違規左轉,雙方對撞後,導致周男顱內出血、胸腹盆腔內出血等傷害,隨即因出血性休克不治死亡。

周妻當時對黃男提告過失致死,彰化地檢署承辦檢察官偵查時,將車禍事故送行車事故鑑定會,認定車禍發生肇因,主要在周男自己騎乘普通重型機車,在該路口直行右轉箭頭綠燈亮起時,未依號誌指示兩段式左轉。

而黃男駕駛租賃小客車,超速行駛違反規定,但非肇事因素。周妻不服、提請覆議,覆議會維持原鑑定意見,因此檢方認定黃男在事故中並無可歸責事由,去年10月彰化地檢署已做出不起訴處分。

沒想到車子年初修好後,黃男轉而向周男家屬提民事告訴,要求周妻與3名子女連帶賠償出修車費與營業損失55萬多元。

黃男主張,他租車撞壞與周男違規行為有因果關係,而租車公司已將本件車損的損害賠償請求權轉讓給他,而周男車禍當天死亡,妻兒均未拋棄繼承,因此必須負連帶責任,支付去年7月16日起至今年1月17日期間,19萬3750元的修車費、和36萬元營業損失,合計55萬3750元。

周妻則反駁,黃男超速行駛,行經事故路口未減速慢行、小心通過,導致車禍時反應時間縮短,應自負3成責任;經詢問修理廠,實際上汽修廠維修費用僅11萬9075元,黃男卻提估價單求償,而非請款發票,而且實際維修僅需22天,僅願意負擔22天的營業損失,請求法官駁回超過的部分。

彰化地院法官審理時,說明民法採「概括繼承限定責任」原則,即僅就其所繼承的財產範圍內負清償責任;黃男卻請求周男家屬以自身財產,清償周男留下之債務,已於法不合、不應准許。

法官認為,本件車損、營業損失等,受損害的都是出租人,黃男作為承租人並無任何損失,卻依侵權損害賠償法則,要求被告一家人拿出自身財產、而非從周男繼承所得遺產,來賠償出租人損失,根本無理由,因此駁回黃男告訴。

(中時 )

#家屬 #營業 #賠償 #車禍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