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外交官許懐聰控訴許家小妹謀奪億萬家產,他表示「我從來沒想到經商有成的大弟,和嫁入豪門的小妹,會將商場的陰險與狡詐手段用在設計家族手足的身上、這完全是一場有預謀的奪產行動。」被指控的小妹許碧珍對此否認,她反指大哥、大姊、及小弟等3人才是不孝,3年來都沒有去探望父親。

許懷聰感嘆,嫁入豪門的小妹許碧珍聯手排行老2的許懷欽,設局將父母數億元資產占為已有,分文未給另外3個手足,「當年大弟在桃園工廠,是我一手將他帶來台北,介紹進旅行社,更幫忙打點各部會關係,使他能在台北立足;小妺早年投資股票慘賠,不敢讓邱家知道,最後是爸媽拿出2000多萬元讓她擺平,所有兄弟姐妹也都無異議。」

許懷聰長年派駐國外,最高職務曾擔任駐外副代表,一輩子都在外交部工作,任職期間也很少返台,不是很清楚家產的情況,但卻常聽大妹及么弟說,小妺常在爸媽面前說老2的好話,一再強調許家所有的財產都是老2許懷欽賺來的,就這樣一點一滴最終取得父母的信任,悄悄掌握父母印章及家產分配大權。

許懷聰表示,小妹陸續將岡山老家及台北的房產用贈與的方式過戶給老2許懷欽及他的兩個兒子,連爸媽手中應該存在的現金存款、股票也都不知去向。

「許家所有的財富原本都歸父母掌管」。許懷聰說,他在政大外交研究所畢業前一年就進入外交部擔任公職。首次外放日本,薪資十分豐厚,前4年半除了留下必要的開支外,幾乎所有的薪水都寄回台灣給父母,總共約300萬元,在70年代來說簡直是一筆巨款,「這是孝敬父母的,也是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4個弟妹們也都知情。」

許家在北市和平西路的房子2016年即被以贈與的方式過戶給老二許懷欽的兩個兒子名下。(圖/讀者提供)
許家在北市和平西路的房子2016年即被以贈與的方式過戶給老二許懷欽的兩個兒子名下。(圖/讀者提供)

許懷聰和大妹、么弟都認為,「今天許家會出現大分裂,斬斷三代情誼的場面,完全是大弟與小妹所造成。」許懷聰強調,大弟和小妹已經非常富有,不應再將家產全部奪走,至少要顧及大妹和么弟生活,他們不應該忘記手足之情。

針對指控,許碧珍回應表示,「台北的房子給二哥的小孩是媽媽生前的意思,難道媽媽無權決定嗎?至於岡山的『起家厝』則是要給我的,我本來是要賣給朋友,但二哥說不要賣給別人,所以我就直接賣給二哥,當時還訂有買賣契約。」

至於「家榮」公司確實今年在今年5月已結束營業,但公司資產還需要清算及出售,之後還要分成3份,「現在就吵著要錢,不會太早嗎?」她否認爭奪家產。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新聞網)

#小妹 #家產 #許懷聰 #許家 #大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