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和美國加強爭奪科技業主導權之際,美國對大陸科技公司重重設限正助推大陸半導體業出現一波投資熱潮,從而推動上市公司和風險資本支持公司的價格皆進入泡沫區域。

投資人將大陸45家上市晶片業者的本益比推升至超過100倍,使得半導體業成為大陸股市最昂貴的板塊。

未上市交易也十分熱絡,風險資本家將注意力從原本的消費性網路公司轉移至晶片業。根據清科研究中心數據,截止2019年底這類晶片業投資兩年時間裡幾乎增加一倍至220億元人民幣(31.1億美元)。

「不只是政府,民間部門也一樣,大陸上上下下都試圖投資半導體相關事業,」成立六年的無線充電晶片製造商伏達(Nuvolta)共同創辦人黃金彪表示。

許多初創企業尚未有產品問市,或是證明存在長期商業價值,因此不少投資人及分析師紛紛警告有形成資產價格泡沫的危險。但在大陸政府加倍致力支持本國晶片行業,且中美緊張關係短期內化解希望渺茫的情況下,投資熱度居高不下。

上海肇觀電子科技創辦人馮歆鵬表示,10年前,大概兩張桌子就能坐滿大陸全部的半導體投資者,而現在,有幾百人擠在同樣這兩張桌子的周圍。

就在不久之前,大陸的晶片業仍是高度倚賴政府。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在2014年募集了1,390億元人民幣,用於晶片項目。大基金去年又募集了2,040億元人民幣。

民間投資者先前對資本密集的晶片業敬而遠之,更青睞蓬勃發展的消費互聯網企業,像是騰訊(0700.HK)美團點評。

互聯網行業的放緩促使投資者尋找其它目標。美國徵收進口關稅,以及對大陸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和其他購買美國技術的企業實施國家安全限制,正在提供其它機會。

「如果盯著下一個騰訊或美團,你將無法獲得過去20年在大陸獲得的那種成長,」華創資本的合夥人熊偉銘表示。「但是,如果你關注晶片,則存在巨大的市場機會。」

對大陸晶片相關公司的估值也相應飆升,其中多數公司在這個全球性行業中鮮為人知。

當光學晶片初創公司鯤游光電(North Ocean Photonics)在2017年從總部位於上海的創璟資本(New Vision Capital)獲得天使融資時,該公司的估值是幾千萬元人民幣。3月,當其最新一輪融資結束時,其估值則超過10億元。

「突然之間,資金正在湧入這個領域,」創璟資本的合夥人黎芳宏說。

上市公司,許多在面向世界科技前沿的科創板交易,估值也在飆升。

生產晶片製造蝕刻設備的中微公司股價自1月以來飆升了150%。該公司市盈率高達540倍。

業內人士將大陸的晶片企業分為兩類。一類側重於替換國內科技公司目前進口的晶片以及晶片製造部件和設備。

漢理資本的投資副總監趙會博表示,他的風險投資公司致力於投資電池管理專業公司深圳市萬微半導體有限公司,因為該行業由美國和日本公司主導,因此在大陸有巨大的潛力。

趙會博說,華為等製造商正在「尋找備胎和替換方案」。

第二類企業與人工智慧(AI)相關。AI晶片製造商如騰訊投資的燧原科技、韓國SK海力士投資的地平線(Horizon Robotics),它們的估值已經大漲。

不過,這兩類也存在許多風險。

耀途資本合夥人白宗義認為,如果只是投資生產比海外便宜的晶片,那誰都可以做,誰都賺不到錢。

而且,許多這樣的公司也還有待證明自己。

準備今年在科創板上市的人工智慧晶片公司寒武紀在招股說明書中稱,2019年營收4.44億元,淨虧損達11.8億元。

在失去華為這個客戶後,該公司目前營收有將近半數來自市政府的一家下屬機構。

「他們並沒有真正的客戶,而且虧損嚴重,但仍然能夠通過上市審查程序,因為政府想要支持人工智慧和半導體公司,」一位曾投資晶片產業的投資者說。

文章來源:路透

(中時新聞網)

#大陸 #晶片 #資本 #晶片業 #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