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改革委員會提出的兩岸建言,淡化九二共識色彩,引發黨內爭論,馬英九一方面捍衛九二共識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又說「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對此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撰文駁斥馬英九此說,質疑難道因為北京不承認各表,馬英九就要放棄中華民國憲法中也主張的一中?

張亞中指出,1992年兩岸兩會達成了相互的理解,其中有兩個共識,「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與「謀求國家統一」;一個各說各話,台北方面主張,「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北京也可以自行表述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來,外界把台北的主張稱之為「一中各表」。但北京當時的立場則是,由於1992年討論的是事務性問題,所以還不需要來討論一個中國的內涵問題。後來,外界把北京這個立場稱之為「一中不表」。

張亞中說,由於當時對一中的內涵並沒有共識,因此,「一個中國」既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中原則」即「兩岸不可分裂為原則」,是當時雙方對一個中國原則內涵的理解。

張亞中指出,時間來到2000年,陳水扁贏得選舉。就職前,當時的陸委會主委蘇起,基於善意,特別創造出「九二共識」這個名詞。因為蘇起了解,要甫上任的陳水扁總統及民進黨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謀求國家統一」這些文字,的確在面子上不好看,因此,發明「九二共識」這個詞,籠統把「一中」與「統一」的概念包括在裡面,但表面卻沒有「一中」和「統一」這兩個詞。因此,「九二共識」成為一個「創造性的模糊」的用詞。

張亞中強調,是「九二共識」這個詞是「創造性的模糊」,並不是「九二共識」內容可以模糊。原因其實也不難懂,「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與「謀求國家統一」這兩個所謂的「共識」,本來就是中華民國憲法所堅持的(不分裂)原則與(追求統一)目標,不會因為北京同意才堅持、反對就放棄。如果自己要堅持或放棄,說清楚即可,有何需要模糊?

張亞中指出,2008年,馬英九上任以後,突然把「九二共識」等同於「一中各表」,並且把這八個字連在一起。「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把九二共識窄化了,意指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但「一中各表」不是兩岸在1992年的共識,當時的共識是「一個中國原則」及「謀求國家統一」。但是馬英九以黨主席及總統的身分,就一口咬定這麼說,說久了,連國民黨還真的以為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

張亞中痛批,這種「指鹿為馬」的定調可真是把國民黨及兩岸關係害慘了。因為「一中各表」只是當時台北單方面的主張,北京從來就沒有接受過。但是講久了,就變成北京違反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主張也不可能結束敵對狀態,但又由於國共關係密切,使得民進黨可以輕易批評國民黨是「親中賣台」。

張亞中痛批,現在馬英九更離譜的主張「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請問馬英九,如果北京不接受「一中各表」,是否你本人就主張及呼籲國民黨也不要再堅持當時「九二共識」中的「一個中國原則」與「謀求國家統一」,這兩項其實是中華民國憲法的主張?如果的確這就是馬英九的答案,那他無話可說,馬自己背棄立場原則,貽笑大方,把一世英名都毀了,他沒有意見,但是請不要誤導應守憲的中國國民黨走上錯誤的方向。

(中時 )

#一中 #九二共識 #中國 #一中各表 #一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