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花」在海拔3000公尺南湖大山圈谷的消息曝光後,引起大量關注。(劉思沂提供/羅亦晽花蓮傳真)
「小花花」在海拔3000公尺南湖大山圈谷的消息曝光後,引起大量關注。(劉思沂提供/羅亦晽花蓮傳真)
阿鴻沒用到牽繩、麻醉或鎮定劑,憑著彼此信任,順利把「小花花」帶下山。(劉思沂提供/羅亦晽花蓮傳真)
阿鴻沒用到牽繩、麻醉或鎮定劑,憑著彼此信任,順利把「小花花」帶下山。(劉思沂提供/羅亦晽花蓮傳真)

流浪比特犬「小花花」在海拔3000公尺南湖大山圈谷的消息曝光後,熱心山友多次試圖引牠下山,到登山口就會跑走;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與山友劉思沂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與東勢林管處梨山工作站的幫助下,順利將「小花花」接下山,並允諾會替「小花花」找到一個家。

滿身是傷、疑似受虐的流浪混種母比特犬,疑遭人惡意棄養,今年3月間出現在南湖大山圈谷,登山協作員「阿鴻」發現祂的蹤影,取名「小花花」,小花花驚恐的眼神,讓阿鴻回想仍讓人不捨。因山友熱心PO文後,引發外界關注。

他每天和「小花花」對看,向牠說「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妳」,半個月後「小花花」終於讓他靠近。

阿鴻與山友劉思沂上週六上午8點從大水池登山口出發,兩天下來,都沒看到「小花花」的蹤影。阿鴻骨折的手腕開始變紫變腫,劉思沂也因私事,無法待在山上太久。歷經60小時的呼喊、遍地搜尋後,6日下午1點多,終於在雲稜山莊見到「小花花」了。

阿鴻說,這次上山到「小花花」常出沒的地方都沒看到牠,害怕牠是不是被怎樣了;但看到「小花花」吐著舌頭飛奔衝向他的那刻,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下了。

「小花花」一如往常跟著阿鴻走到登山口,忍著手痛,將約20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劉思沂事先準備的小型四輪傳動車,怎樣都要將「小花花」帶下山。阿鴻說,這次沒用到牽繩、麻醉或鎮定劑,就順利把「小花花」帶下山真的太棒了。

比特犬不適合待在高山,阿鴻在3月時遇到小花花後,試圖將「小花花」帶下山,每次下到登山口後,「小花花」都會折返跑走,只好宣告失敗。但阿鴻擔心「小花花」因PO文大量曝光,可能遭受危險,僅管手受傷,決定儘早將「小花花」帶下山。

阿鴻不捨的說,因爲自己常常要上山,無法細心照料「小花花」,只好先請中研院分生所老師提供小花花中途收容,等到一切穩定後,會幫「小花花」找到願意愛牠的家人。

劉思沂也在臉書PO文:「小花花」在山下的第一個夜晚適應相當良好,感謝願意提供中途收容的朋友、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的支持、東勢林管處梨山工作站陳明哲主任開車協助接駁與獸醫師朋友的協助,讓「小花花事件」能圓滿落幕。

(中時 )

#阿鴻 #小花花 #比特犬 #登山口 #南湖 #花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