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三峽區1對夫妻在今年2月將年僅3歲的女兒囡囡(化名),送到當地知名的私立幼兒園就讀幼幼班,從5月開始,女兒不斷說自己「下面很痛」,到了6月更是出現下身流血等狀況,囡囡父母調閱監視器後才發現,自己的女兒長期遭受到男同學霸凌,一旁的老師低頭滑手機並未制止男童行為。家屬控訴幼兒園不但未善盡管理責任,對被害家屬態度更是差勁,事發後幼兒園竟也不聞不問,反控家屬栽贓,還嗆:「如果幼稚園被調查完都沒事,就會開始調查家屬。」讓家屬氣憤難平。

囡囡的父親阿成(化名)表示,事發後帶女兒完成驗傷,也向警局提告,新北市教育局與警察局也介入調查,但幼兒園卻始終置身事外,不僅沒有給家屬一個合理的解釋,事發至今1個多月也未曾關心,直到本刊與女童家屬約訪前一天,幼兒園老師「突然」聯繫女童家屬,與幼兒園園長登門關切,但到了約定時間,園方又未出現,事後才又向家屬表示臨時有事所以失約。

氣憤的囡囡父母向男童提告「性交猥褻」,過程中幼兒園卻不斷干涉,甚至阻止他們聯繫男童家長。(圖/讀者提供)
氣憤的囡囡父母向男童提告「性交猥褻」,過程中幼兒園卻不斷干涉,甚至阻止他們聯繫男童家長。(圖/讀者提供)

隔日,1位自稱幼兒園高層的女子出面不斷卸責,將責任全部推班級老師,在家屬面前指責老師在班級經營上有疏失,一定不會包庇,會嚴懲老師,並承諾會再派人關心女童,並附上幼兒園內完整監視器,但結果又再次失約。囡媽忍不住怒氣的說:「女兒在幼兒園裡受傷,但園方居然是用這樣的態度對我們,簡直是2次傷害。」

阿成告訴記者,他帶著女兒去婦幼隊做筆錄時,承辦員警多次告知因男童年紀尚小,少年法庭均會予以不起訴,加上監視器並未直接拍攝到男童動手的瞬間,所以無論提告男童或幼兒園成功率不高,阿成憂愁的說,看著女兒反覆看那些(霸凌)畫面、被問一些尖銳問題,「我們的心像是被刺了好幾刀。」

囡囡父母控訴幼兒園未曾主動調查,也未將此事轉告男童父母,甚至不將男童身分告知家屬,讓女童父母相當憤怒,直到女童指認才確認男童身分。阿成表示:「幼兒園一直以來都想要搓湯圓把這件事搓掉。」後來還用情緒勒索:「男童父母最近離異,家庭產生變故,已不在三峽生活。」堅持不讓囡囡父母與男童父母溝通、見面。

看著女兒在旁熟睡的樣子,囡爸囡媽說:「做錯事的是男童,但該負起責任的是幼兒園和男童爸媽,我們常在想是不是要放棄提告,過程這麼漫長痛苦,我們怎麼鬥得過有錢有勢的幼兒園園長?」但一想到年僅3歲的女兒遭受到如此對待,夫妻倆咬著牙、勒緊褲帶,也要還給女兒一個公道。

幼兒園老師表示,與其他老師看監視器時,並未看到囡囡被欺負,讓囡囡父母相當傻眼。(圖/讀者提供)
幼兒園老師表示,與其他老師看監視器時,並未看到囡囡被欺負,讓囡囡父母相當傻眼。(圖/讀者提供)

針對家屬指控,幼兒園周姓輔導老師坦承,園方確實有疏失,班級老師事發當時使用手機是在使用點名系統點名,並非在滑手機,後續會加強老師管理,取消手機點名規定。周老師強調,園方在發現囡囡下體流血時,就有與家長密切聯繫,但家長始終不願透露囡囡的狀況,所以園方也不得而知。周老師說,「家屬提告『性交猥褻』,這個字眼實在太重,在事件未釐清前,園方不願意去臆測男童就是兇手,相信男童只是單純喜歡囡囡才會經常撲抱她。」

新北市教育局幼教科表示,確實有接獲到女童在幼兒園遭同學戳下體導致流血一事,已在6月12日到該幼兒園進行稽查,結果查獲該園未依規定人數編班、師生比不符規定等事項,將依《幼兒教育及照顧法》相關規定裁處,並要求限期改善。教育局表示,因此案涉及性霸凌,後續將轉移給社會局「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處理。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新聞網)

#幼兒園 #男童 #家屬 #女兒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