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議員張錦豪(中)疾呼重視金山蹦火仔這項重要的文化資產。(新北市議員張錦豪提供/許家寧新北傳真)
新北議員張錦豪(中)疾呼重視金山蹦火仔這項重要的文化資產。(新北市議員張錦豪提供/許家寧新北傳真)
青鱗魚產銳減,新北議員張錦豪(左二)關心磺港漁民與蹦火船文化傳承。(新北市議員張錦豪提供/許家寧新北傳真)
青鱗魚產銳減,新北議員張錦豪(左二)關心磺港漁民與蹦火船文化傳承。(新北市議員張錦豪提供/許家寧新北傳真)

金山蹦火音樂季12日登場,傳承百年的磺火漁船「蹦火仔」,連年魚況不佳,今年僅剩1艘蹦火船,仍堅持出海作業,28歲的船長簡士凱說,4月漁季至今收穫慘澹,最好一天有600元,反觀表演還有1200元,若不咬牙苦撐,這項世界僅存的古老漁法,將徒流形式,有如「沒有靈魂的空軀。」

「金山磺火捕魚蹦火仔」在2016年被新北市府登錄為無形文化資產,不過這項流傳百年的獨特漁法,市議員張錦豪表示,隨「德翔台北」貨輪擱淺油污,4年來青鱗魚「斷崖式」銳減,船員魚季的收入從40萬元,跌至20萬、10萬、1萬元到5000元慘況。

從漁5年、去年接下富吉268號「火長」的簡士凱見證蹦火仔興衰,今年3個多月來,入夜後他率駕駛、撒網手等7名船員從磺港出海,火長要負責找魚、點燃火把、決定下網時機,最遠東到澳底、西達富基漁港,出海超過50次,卻經常空手而歸。

簡士凱說,今年最好漁獲最好的一天有200多籠,忙了一晚下來,每人僅分得600元,一年收入大約5000元,反觀近年配合「漁業體驗團」觀光導覽活動,船員「演示」磺火捕魚過程,每人還有1200元收入,比辛苦出海捕魚還好賺。

簡士凱表示,很感謝張錦豪議員疾呼保護金山這項重要的文化資產,爭取去年起舉辦示演活動,幫助漁民能繼續從事這項產業,但他認為漁民不能單靠補助,最重要仍要自己去抓青鱗魚、苦蚵仔,傳承這項文化精神,若他們不出海,「蹦火仔」就喪失了意義。

(中時 )

#金山 #收入 #今年 #船員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