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一審法官認為,簡良艦無法證明陳盧昭霞與陳慶男有共犯關係,最後駁回原判改判無罪。(本報資料照/袁庭堯高雄傳真)
更一審法官認為,簡良艦無法證明陳盧昭霞與陳慶男有共犯關係,最後駁回原判改判無罪。(本報資料照/袁庭堯高雄傳真)

慶富公司董事長陳慶男2019年因獵雷艦採購弊案遭判25年,又另與集團前執行長簡良艦另有15億元債權糾紛,與太太陳盧昭霞涉嫌脫產,2人二審分別被判1年6月、6月。高雄高分院14日更一審結果出爐,陳慶男改判1年,陳盧昭霞再度逆轉無罪,全案定讞。

簡良鑑自訴表示,他擔任慶富執行長期間,曾協助公司在2014年10月間標得國防部海軍獵雷艦349億採購案。2015年7月他與陳慶男訂立買賣契約書、約定標案履約利益百分之30的權益作為他的酬勞。

2015年7月簡良鑑解除執行長職務之際,將此權益以15億元讓與陳慶男,雙方約定買賣價金分9期給付,陳慶男也簽發1張面額15億元的本票作擔保。

不過,事後陳慶男沒依約付錢,簡良鑑依約向高雄地院聲請強制執行,他認為陳慶男竟將慶富等4家公司的股份轉讓給陳盧昭霞,另也將慶洋投資公司等5家公司股份轉讓給其他子公司,使他聲請強制執行碰壁,涉嫌損害債權。

一審認為,陳慶男在簡良鑑取得強制執行名義的幾個月前就轉出慶洋公司1700萬股股份,至於另有股份在之後轉出,也屬陳慶男正常對財產處分,不構成損害債權,判陳慶男、陳盧昭霞2人無罪。

二審認為,陳慶男在2016年1月收受本票強制執行裁定,同年2、4月間陸續轉讓股份給陳盧昭霞或豐國、慶鴻公司,可見陳慶男是避免遭強制執行,讓簡良鑑求償困難性增加,主觀上有損害債權的意圖。且簡良鑑在慶富擔任執行長長達3年未支薪,協助慶富標得高達300多億元的標案、陳慶男允諾給予採購履約利益並無違背常情,況且陳慶男事後另提起確認15億元本票債權不存在的民事訴訟也被法院判決敗訴確定,最後認定陳慶男、陳盧昭霞損害債權事證明確,各判1年6月、6月。

更一審法官認為,陳慶男確實有損害債權的意圖及行為,仍判陳慶男1年。但陳盧昭霞部分,簡良艦無法證明陳盧昭霞曾參與陳慶男損害債權人的計畫,也不能因爲兩人是夫妻、關係親密且共同經營慶富為由,就認定陳盧昭霞和陳慶男有共犯關係,故陳盧昭霞駁回判無罪。

陳慶男目前因承包國立海科館工程詐貸案,及獵雷艦案一審遭重判25年等原因,仍遭羈押。

(中時 )

#慶富 #陳慶男 #陳盧昭霞 #簡良鑑 #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