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美國總統川普在幕僚苦求之下,終於願意以身作則在大眾面前戴上口罩,但部分美國人不管疫情再惡化,依舊「打死不戴」,聲稱剝奪個人自由,令外界好奇其深層原因。對此,美國歷史學家、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柯布斯表示,這種反抗專業現象並非首次發生,畢竟對「厭惡遭控制」的部分美國人而言,即使愚蠢,也要強調「不自由毋寧死」。

柯布斯(Elizabeth Cobbs)在《金融時報》投書「美國人想要有愚蠢的自由」一文中指出,對於學習美國史的學生而言,這種反常現象並不意外,20世紀初的美國歷史學家特納(Frederick Jackson Turner)早在一個世紀以前就可以預測出美國對新冠疫情將出現令人困惑的反應。他在1893年發表的奠定其學術地位的《美國邊疆論》一文中,雖然遭到外界視是自吹自擂「美國例外論」,但這些批評的人忽略一個事實:特納認為美國人可能會表現得非常愚蠢。

特納辯稱,西部拓荒迫使美國人多次在嚴苛的條件下,以既有益又危險的方式塑造了國民性格,他們往往擁抱民粹主義,而且受不了政府的建議,認為即使受過多麼高教育或者有經驗的人,也認定沒有人可以當他們的上級。對於拓荒者精神特色,特納解釋為「對資深社會的蔑視,對傳統束縛和思想的不耐煩,以及對傳統經驗教訓的無動於衷」。

柯布斯進一步解釋,美國拓荒精神的繼承者,在面對新冠疫情時必定會與試圖保護美國人的科學家之間有所摩擦,例如疫情重災區之一的德州,副州長派翠克(Dan Patrick)反對要求人們佩戴口罩的規定,甚至直嗆美國防疫首席專家、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佛奇(Anthony Fauci)「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德州人不需要他的建議」,在他們眼裡,佛奇就如同在牛仔劇中扮演指手畫腳的的美國東部人。

不過,柯布斯也指出,拓荒精神可能促進創新和合作,如之前的甘迺迪總統鼓勵美國人支持太空計畫,將人類送上月球,隨後也讓人們對科學的尊重大幅提升。不過,如今美國人正在見證國民心態明暗面之間的鬥爭,口罩就是其象徵。

文章來源:Americans want to be free to be stupid

(中時新聞網)

#新冠病毒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 #COVD-19 #新冠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