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7月1日實施港版《國家安全法》之後,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和外務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宣佈因北京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中的承諾,將為持有及符合申請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香港人開放赴英國居住、工作5年並加快成爲正式英國公民的渠道。

除了目前共有349,881本有效BNO護照以外,另約有260萬香港人符合申請條件,共300萬港人可享受英政府的幫助。可惜的是,《南華早報》一則報導中提到,許多英國智庫和學者認爲大量港人移入不僅會衝擊英國社會,甚至還有可能會引起本地人的反彈。其他調查研究也顯示英國無法容納大量香港移民,外來人的猛增甚至有可能引來敵對的態度。

報導中指出,雖然英政府預計只有20萬人會移居英國,但其數量仍足以影響英國的社會。倫敦智庫國家經濟和社會研究所的經濟學家艾特肯(Andrew Aitken)說在應對外來移民方面,英國在設施、學校、醫療的擴張上一直做的不夠,滿足不了人口增加的需求。英内政部數據顯示,光是去年(2019年)就有67萬外來人移居英國。

此外,MigrationWatch UK智庫稱,外來移民已經直接導致了英國國内住房、教育、和醫療等短缺,對英國社會體系帶來了極大的壓力。牛津大學移民觀測站麥尼爾(Rob McNeil)指出,雖然「高素質」的香港移民會給英國帶來長期的經濟貢獻,但就短期而言因新冠肺炎的經濟影響,大量移民湧入可能會激起英國人的反感。

其實,移民問題對英國并不新鮮,早在幾年前就已有學者警告移民潮帶來的社會壓力。英國政治評論家道格拉斯·莫瑞(Douglas Murray)2016年在牛津大學就此問題做了較完善的概觀。莫瑞強調,英國人反對的不是移民,而是大量的移民,純粹是因為英國的公共服務體系無法應付。外來人口不僅無法有效地分擔國内公共服務財政壓力,反而還會添加更多負擔。

政府統計1997年至2010年期間移民人數增長了4倍,英國人口增加了220萬,後階段平均年度净遷移率高達24.7萬人,是英國史上移民人口增長最多的時期之一。在那同期間,據英國政府土地註冊處數據顯示,英國平均房價從1997年的60,698英鎊(約台幣225萬)增至2010年的167,888英鎊(約台幣622萬),猛增176.5%。牛津大學移民觀察研究顯示,有證據可以指證房屋價格的增長跟移民人口的增加有關。

英國2019年平均房價已高達234,370英鎊,與2018年相比增加1.3%。最嚴重的問題不光在於房價的增加,而是目前英國的住房危機。2019年一則BBC報導稱英國赫瑞瓦特大學(Heriot-Watt University)研究數據顯示,全國約有250萬人無法支付房租,360萬人被迫居住在過於擁擠住房而近400,000人無家可歸。此外BBC調查指出,2018年約有111萬英國人還在排隊等住政府公營住房。簡單來說,英國住房供應嚴重不足,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再增加20萬名香港人。

此外,根據政府調查指出,英國全民公費醫療系統(NHS)、學校、和社會護理等都嚴重短缺。以目前英國國内的情況,若20萬BNO香港人真在短時間内移居英國,國内各種公共體系都可能會癱瘓。

雖然倫敦官員和議員在國會裏以「必須履行對香港BNO公民的義務」的口號大力支持收留香港BNO公民,但政府不應該無視國民的意願。根據牛津大學移民觀測站調查顯示,英國僅有17%的人支持移民人口增加,反而有44%認為應該要減少外來人口。更何況現在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英國失業人口衝破近300萬人,成為百年以來最嚴重的衝擊之一。大量尋求工作的港人來搶飯碗很有可能會如麥尼爾所警告的一樣,引起本地人強烈的不滿。

一般國家開放大量移民是為了引進海外廉價勞工去填補本國人不願意作的工作。但值得提醒的是,據香港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25歲以上(符合BNO資格)的港人從事最多的行業是金融和服務業,不僅不能彌補地下層工作的空缺,反而跟英國中上層職業起直接衝突,埋下社會分歧和歧視的種子。

開門收留300萬持BNO護照港人也許在政治上和「義務」上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但在英國内政部詳細地公佈應對計劃前,這一切都是一個不現實的承諾。英國政府必須面對並考慮國内的困境,以免適得其反造成本地人和外來港人的分歧與衝突。

(中時新聞網)

#香港BNO #英國 #移民 #BNO #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