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美國財政部在美東時間7月16日公佈的最新一期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數據有兩個月延後慣例),5月份外國買家持有的美國國債升至3個月高點。值得注意的是,作為美債第二大海外持有者的大陸,5月增持了109億美債至1.08兆美元,規模創下三個月新高。這也是繼在截止4月的20個月中,大陸已累計減持了約1344億美元的美債後,事情發生的變化。

與此同時,英國、愛爾蘭、巴西、瑞士、比利時、印度、泰國、德國、墨西哥和以色列等多個美債持有者不同程度的增持了美債,比如,愛爾蘭增持了232億美元,英國和印度分別增持了19.7億和125億美元。外媒稱,全球央行總體持有美債呈現出淨買入狀態。那麼,為什麼外國央行會呈現淨買入狀態,為何多個買家增持美債呢?

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分析報導稱,由於聯準會的外匯掉期額度在5月份仍然存在,因此是全球的央行銀行購買了美國國債(+10億美),不過,私人投資者則出售了(-370億美元)。

而事情的另一面,作為美債最大海外持有者的日本繼續減持了58億美債,是繼4月以來的今年第二次減持(4月減57億美元),這使得日本持有的美債總規模降至1.26兆美元,刷新四個月新低,但仍是美國的最大的外債持有者。大陸已連續數月都不再是美債最大海外持有者。此外,沙烏地繼3月和4月成為美債最大做空者,共減持591億美債後,5月再度減持了18億美債。而俄羅斯雖然連續數月沒有出現在TIC主要持有者名單中,據報導,繼4月突然增持近80%美債,達到68.5億美元後,5月減持了超過20%份額的美債,持有近54億美元。

上述跡象表明,從投資角度而言,多個央行投資者幾乎都有各自的投資策略,就以沙烏地為例,連續三個月減持美債,正是基於石油價格暴跌,本國外匯儲備不足背景下,需要急於變現的一個現象。而俄羅斯則是在今年3月至4月沒有增加黃金儲備,不過,到了5月,突然增加了半噸黃金,顯然,用黃金儲備對沖了美債的資金。

不過,從美國債務經濟模式角度而言,對於債務總額已突破26.5兆的美國聯邦債務來說,美債能否得到全球主要買家的青睞顯得尤為關鍵。

不僅如此,根據聯準會最新一次關於美國總債務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總債務已激增至55.9兆美元,這其中還不包括金融債務,僅限於非金融債務。而按整數計算,即每個美國人(男人,女人,兒童)背負的債務為18.6萬美元,或每個納稅人為40.5萬美元。換言之,大多數美國人又間接為美國經濟承擔著債務風險,然而尷尬的是,美國經濟已沉迷於債務經濟狀態中,不能自拔。

事情的另一個變化是,美國財政部自2019年以來,不斷提出,或將考慮發行50年期和100年期美國國債的可能。也就是說,美國經濟或將向全世界借更多的債。從這一角度而言,美國債務經濟模式能否持續的主動權幾乎掌握在全球主要買家,特別是大買家手中。

對此,美國經濟研究所的羅伯特·賴特認為,許多美國的金融和財政決策者都在無視高昂的美國國債,甚至存在諸如「我們(美國)欠自己」的想法,甚至認為,我們(美國)總是可以印錢付款。然而,當美國國債在面臨減持潮或無人接盤的情況下,美國經濟可能就會進入一個聯準會自我印鈔的流動性困局之中。

文章來源:BWC中文网

(中時新聞網)

#全球 #美債 #減持 #美國 #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