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旬老翁罹患失智症,由老伴獨自照料,但老翁發病時不但口出惡言、甚至會動粗,老嫗得靠高劑量安眠藥才能入睡,去年6月夫妻一同入住龜山安置機構,老翁狀況卻未好轉,老嫗情緒崩潰,以枕頭悶死枕邊人,機構發現急救,老嫗還說:「不用救了,我會去自首!」老翁1周後仍不治,3名子女不捨母親頻求情,桃檢仍依殺人罪嫌起訴,但建請法官減輕其刑。

65歲的吳姓婦人和同齡的丈夫結褵近半世紀,育有1子2女,但丈夫卻患上失智症,兒女都為家庭打拼工作,僅由她一人獨自照料,丈夫病況卻陸續惡化,不但認不出家人,還會動粗,讓婦人身心俱疲,得靠安眠藥才能入睡。

去年6月,夫妻倆申請喘息服務,到龜山一間安置機構休養,豈料才入住沒幾天,丈夫就因病發再度動粗,吳婦一時情緒失控,4日以枕頭蓋住枕邊人的口鼻,企圖悶死,機構護理員發現立即制止並急救,婦人還說:「不用救他,我會去自首」,老翁一度恢復生命跡象,可惜仍因年邁1周後去世。

吳婦偵訊時改口辯稱只是怕丈夫撞到頭,才在旁多放一顆枕頭,但護理人員證稱婦人當下有坦承「都是我做的」,2人的小孩也證稱父親發病後會辱罵母親討客兄,拿剪刀剪壞衣物,甚至要求脫光陪睡,母親長期照顧失智父壓力大,尤其擔憂父親隨時起床拳腳相向,案發前每天都睡不到2小時。

桃檢依殺人罪起訴吳婦,但考量她因長照也患上憂鬱症,孩子都不願追究,考量3名子女已失去父親,不宜再嚴懲母親,建請法院減輕其刑。

(中時 )

#老翁 #丈夫 #機構 #婦人 #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