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排練場上,陳武康一手編舞,一手帶娃,很是熟練。陪女兒一起長大,是陳武康的日常生活。(鄧博仁攝)
在排練場上,陳武康一手編舞,一手帶娃,很是熟練。陪女兒一起長大,是陳武康的日常生活。(鄧博仁攝)
陳武康(後)小時候會和爸媽一起泡舞廳,長大後成為編舞家,女兒(前)在劇場成長。(李欣恬攝)
陳武康(後)小時候會和爸媽一起泡舞廳,長大後成為編舞家,女兒(前)在劇場成長。(李欣恬攝)

曾獲德國科特尤斯編舞大賽首獎、台新藝術獎的編舞家陳武康,近期和法國編舞家傑宏.貝爾合作,編創獨舞作品《攏是為著.陳武康》,描述他從一名和爸媽一起泡舞廳的小男孩,到紐約闖蕩跳現代芭蕾,又轉為編舞家的人生故事,以8段舞蹈表現29年的跳舞人生。

在排練場上,陳武康一手編舞,一手帶娃,很是熟練,女兒跟著聽這次的舞蹈用樂,有巴哈前奏曲,柴可夫斯基的《睡美人》,還有郭富城的《動起來》、鄧麗君的《路邊的野花不要採》,風格多元。

現年42歲的陳武康是高雄人,他表示自己從小跟著軍人爸爸和公務員媽媽,一起去舞廳跳舞,「我永遠記得8、9歲時,在舞廳聽見迪斯可音樂,跟著扭來扭去,扭進舞池裡,或是跟爸媽到海邊度假,跟著DJ放的音樂跳舞。」

陳武康表示,這種好動的性格,一直靜不下來,「學校老師建議媽媽,乾脆送我學芭蕾舞,大約是四、五年級的時候吧,我上了第一堂芭蕾舞課,就像是找到一個新世界,從那時候我就愛上芭蕾,對緊身衣一點也不排斥,每天都很期待穿整套芭蕾舞衣,聽錄音帶練舞的日子。」

愛跳芭蕾的陳武康,在小學畢業後,如願考上高雄苓雅國中舞蹈班,沒想到因適應不良,被同學霸凌,「不是課桌椅不見了,就是丁字褲被釘在牆壁上,或是便當被藏起來,有人從你頭上澆水。我發現這種霸凌,其實是同學想多接近你的表現,不過我實在無法專心在課業上,媽媽只好為我轉學,當時爸爸在台北工作,可以就近管教我。」

就算被霸凌,學業適應不良,陳武康從未放棄跳舞,他說自己熱愛舞蹈的程度,從一件事情可以說明,「我在讀國立藝專的時候,1995年澳洲國家芭蕾舞團來台演《睡美人》,我去當臨演,和專業舞者工作六天,看見他們對美與舞蹈的專注,完全被迷住了,結束六天工作後,我完全忘記要和我的初戀女友聯絡,這是不可思議的事,從那時我也期望自己可以成為專業舞者,出國跳舞。」

陳武康在2001年到紐約,考入美國重要芭蕾舞星、編舞家艾略特.費爾德的舞團,跳了很多現代芭蕾舞作品,一圓舞蹈夢。他說自己的舞蹈人生跳了很多不一樣的舞,現在人生行程,則是以女兒為主,「不過最近有刻意讓自己瘦一點,希望盡量回到16歲那年,初見澳洲芭蕾舞者時的模樣。」演出將於7月31日、8月1日,在台北中山堂中正廳登場。

(中時 )

#陳武 #舞蹈 #跳舞 #自己 #芭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