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掘出的單于瓦當上有「天降單于」字樣,考古學者認為可能是由漢人工匠製作。(圖/澎湃新聞)
發掘出的單于瓦當上有「天降單于」字樣,考古學者認為可能是由漢人工匠製作。(圖/澎湃新聞)

唐朝著名詩人王昌齡傳世詩作《出塞曲》中有「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雖然「飛將」指涉人物有些爭議,不過蒙古國的考古學家經過多年探索,在近日找到確認為當年匈奴單于朝庭所在的「龍城」確實位置。地點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以西約470公里處。

蒙古國國立烏蘭巴托大學18日宣布,經過多年考古探索,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終於在蒙古國中部地區找到並且確認位址。考古研究小組負責人、烏蘭巴托大學考古學系副教授伊德爾杭蓋博士表示,該考古小組對匈奴單于庭(政治中心與朝廷所在)已進行十多年的跟蹤考古調查,現在終於找到確認位址,並開始對「龍城」遺址進行系統性發掘。

《新華社》引遊考古小組的資料表示,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是2000多年前西漢時期匈奴人的統治中心和重要禮制性場所,文獻記載不多,只記載其大概位於今天蒙古國杭愛山脈一帶。小組負責人伊德爾杭蓋博士說:「早在2017年,我們就在後杭愛省額勒濟特縣發現這座城址,但由於項目資金的匱乏,一直等到今年才啟動發掘工作。」

「天子單于」瓦當在蒙古國境內是首次發現,並以此證明找到的位址是「龍城」遺址。(圖/澎湃新聞)
「天子單于」瓦當在蒙古國境內是首次發現,並以此證明找到的位址是「龍城」遺址。(圖/澎湃新聞)

他表示,考古工作發掘出寫有漢字「天子單于」、「與天無極 千(秋)萬歲」的巨型瓦當(建築用陶製屋簷瓦片最後一片,亦稱滴水簷),其中「天子單于」瓦當在蒙古國境內是首次發現,並以此證明找到的位址是「龍城」遺址。此一地點與中蒙聯合考古隊先前共同發掘的三連城遺址並不遠。

漢唐文獻中關於龍城的記載及詩歌極多,《漢書‧匈奴傳》記有「五月,(匈奴)大會龍城,祭其先、天地、鬼神」。唐詩則有王昌齡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等。

製作精美的匈奴單于庭「與天無極」瓦當。(圖/澎湃新聞)
製作精美的匈奴單于庭「與天無極」瓦當。(圖/澎湃新聞)

考古學界對龍城所在與功能曾有各種研究結果,有分析認為,這次發現的龍城遺址未必是漢代大將軍衛青出征大勝的龍城,匈奴是遊牧民族,其政治中心龍城也不見得會一直固定在某個位置,也可能有不止一處。

「龍城飛將」的說法則是起於西漢初期,當時匈奴不時侵擾內地,掠奪財產與人民,漢武帝時期國力強盛,曾經過十多次較大的戰役擊退匈奴,其間就出過包括衛青、霍去病等著名的軍事家。最初考證時曾認為「飛將」顧名思義指的是「飛將軍」李廣,但晚近則認為指的是漢朝大將軍衛青。

被認為是衛青的理由是史載衛青首次出征是奇襲龍城,當時漢朝國力正強,開始對匈奴扭轉戰局反敗為勝,連續7戰7捷,收復河朔、河套等地,鞏固了北部疆域形勢。而李廣雖有「飛將軍」之名,其戰績雖多,但皆屬小勝,大型戰役並無顯赫戰果,不只如此,考證的學者也發現李廣的多次戰役中並未攻打過龍城,因此未能獲封更高官階,唐朝詩人王勃也有「馮唐易老,李廣難封」之嘆,近代學者亦因而認為王昌齡詩中所指應為衛青而非李廣。

文章來源:蒙古國考古學者說匈奴單於庭“龍城”遺址已被找到

(中時新聞網)

#單于 #龍城 #匈奴 #遺址 #衛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