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議員兼革實院院長羅智強(左)情緒激動表示,蘇嘉全要是告他,就會要求外交部交出電文,法院總能讓外交部交出電文吧,透明、清廉不是民進黨宣稱的價值嗎?(陳怡誠攝)
北市議員兼革實院院長羅智強(左)情緒激動表示,蘇嘉全要是告他,就會要求外交部交出電文,法院總能讓外交部交出電文吧,透明、清廉不是民進黨宣稱的價值嗎?(陳怡誠攝)
國民黨上午召記者會。(黃福其攝)
國民黨上午召記者會。(黃福其攝)

繼昨日揭露外交部密件,國民黨今再召開記者會,引述綠媒報導外交部指「電報為真,日期誤繕」,要求外交部立即提出公文原件,並強調國民黨所揭露的,完全是引述電報內容,反酸蘇嘉全、蘇震清叔侄要告,就告印尼代表處;革實院羅智強也強調,他樂見蘇嘉全叔侄提告,就讓法院傳外交部作證,交出電報。

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與副主委黃子哲、革實院長羅智強及副院長游淑慧上午召開「外交部心虛不敢證實電文真偽!?蔡英文踹共!」記者會。

王育敏說,外交部既然可提供綠媒,證實電報為真,確是印尼代表處發給外交部,是駐外人員說真話並提出分析,只是年份誤繕,外交部就不應心虛逃避,要對外清楚說明,還原真相,蘇家叔若對電報內容有問題,可詢問外交部。至於蘇震清去扯前任印尼大使張良任,但電報當時的大使叫陳忠,內容就是與次長王美花開會的情形,「真相只有一個,真的有這份電報,當事人想確定電報內容,請洽外交部。」

游淑慧說,民進黨轉移焦點的功力一流。駭人聽聞的是,堂堂國會議長、國會議員有無讓人力仲介到印尼;立委有無私自找國營事業出國,號稱國會外交,卻繞過外館;當外館意外知道,主動要參加晚宴還要被拒絕;身為立委,有無超越職權範圍?蘇家叔侄好意思震怒什麼?有沒有搞清立委的操守及分際。蘇嘉全當立法院長時,院長室淪為幫楊蕙如之流喬案子拿補助的地方,淪為人力仲介進進出出的地方,甚至院長私訪還讓人力仲介安排,若台灣對公職人員的操守要求這麼低,利益衝突迴避法及貪汙治罪條例都無法規範,就沒什麼好說的。

她說,蘇震清聲稱沒透過人力仲介私人安排,見不到印尼副總統卡拉;蘇的說法讓外館人士聽了拳頭都硬了,因為台印關係一直很好,一直見得到卡拉,包括陳忠去年捐25萬美元賑災款、中油代表團到印尼參訪,不用透過人力仲介,一樣見到卡拉,而且台印參訪團常往來。為何有人說要私人參訪,蘇震清就傻傻的被人力仲介帶著走?到底是人力仲介要借重黨政高層或國營事業的資源,或黨政高層真的無能到需人力仲介安排才能參訪印尼?

其次,為何電報數次提到「由中間人操控,會影響國家利益」?這中間人就是人力仲介。民進黨2016年執政至去年底台灣移工增加9萬多人,印尼增加3萬多人,佔了三成;以每位移工每月若給仲介服務費 1500元,以全台71萬移工,仲介業每月可爽收10億服務費;人力仲介本就利益龐大,印尼又是人數最多的,立法院長及立委被人力仲介安排參訪,真的妥當嗎?

而且揚運集團的事業版圖遍及兩岸三地中港澳台,是拚台灣的新南向、大陸一帶一路或自己業績?不要講幫政府拚外交的好聽話。揚運 2016 年有無與福建貿處會一起參與印尼重大工程會議,第二年福建貿處會就在印尼掛牌,為一帶一路搶下灘頭堡;難道兩岸一起拚新南向嗎?難怪電報直稱恐讓印方覺得台灣國政出多門,到底是經濟部、外交部或立委代表台灣拚新南向?

游淑慧也質疑,蘇家不斷說是私人名義安排,國營事業為何陪同?而且按政府規定,出訪返國3個月內要提交心得報告並公開上網,但她查閱資料,陪蘇震清訪印尼的台糖、中油、台鹽在2016年7月至2017 年9月,事後沒有出訪心得上網,事前未報告經濟陪,為什麼?

「不要再帶風向了,公文拿出來就對了。」羅智強說,綠媒說「電報為真,日期誤繕」,裡面說涉外人士說「說真話並提分析不應受罰」。勸蘇嘉全要告去告外交部,記者會引述都是電文,「國營事業似被若干中間人操控」,這是多重大的斥責,蔡總統應謝謝爆料的外交人士有風骨,也要謝謝國民黨開記者會,協助政治更透明化,防止「全面執政必定腐化」。

他強調,此事很清楚,外交部拿出電文,大家就清楚怎回事。綠媒都說「電文為真,日期誤繕」,外交部不用交代嗎?目前所有焦點糾結日期,但事件大家都承認,揚運集團承認安排、蘇震清承認去印尼,為何糾結日期作什麼?外交部拿出正本,什麼都解決了。他很樂見蘇嘉全告,就可申請外交部當證人,讓法院要求交出電文。除了這件電文,蘇嘉全外甥、前唐榮總經理張仲傑圍勢案也成機密,難道「機密」是遮羞布或保護傘?

(中時 )

#外交部 #蘇嘉全 #電報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