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解說員呂姮儒、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環島的過程正是與自己心靈對話最好的時機,別再猶豫了,走吧,踏出你的第一步。(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解說員呂姮儒、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環島的過程正是與自己心靈對話最好的時機,別再猶豫了,走吧,踏出你的第一步。(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最近戶外高溫達卅多度,站在太陽下立即暴汗,如果還長途步行,體力、耐力大考驗。(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最近戶外高溫達卅多度,站在太陽下立即暴汗,如果還長途步行,體力、耐力大考驗。(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解說員呂姮儒、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體會對自然做出的傷害,最終傷害的其實是我們自己。(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解說員呂姮儒、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體會對自然做出的傷害,最終傷害的其實是我們自己。(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的解說員,呂姮儒、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4人37天走了923.7公里完成徒步環島壯舉。(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的解說員,呂姮儒、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4人37天走了923.7公里完成徒步環島壯舉。(呂姮儒提供/盧金足台中傳真)

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解說員呂姮儒、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4人37天走了923.7公里,完成徒步環島壯舉,在每天近30公里的徒步過程,用心靈與荒野對話,體會人與自然密不可分,對自然做出傷害,最終傷害是人類自己。

最近戶外高溫達卅多度,站在太陽下立即暴汗,如果還長途步行,體力、耐力大考驗,參加徒步環島壯舉成員中,呂姮儒是退休教師,為讓自己有安靜與荒野對話機會,選擇苦行方式,她與蔡昇倫、孫裕福、郭柏祥等4人,6月14日從荒野保護協會台中分會出發,7月20回到出發點。

呂姮儒說,徒步環島,深入認識住了一輩子的島嶼,雖然豔陽高照、炙熱難耐、走過繁華城市、海邊漁村、鄉間小路都能隨遇而安。

勤練太極拳的蔡昇倫,對每日行走20、30幾公里應付自如,經過一周後,彷彿進入自動模式,打趣說,「將腳放地上就自己會走了」。

曾以汽車、機車及自行車環島七次的孫裕福,這次與最親近的雙腿,一步一步繞台灣走了一圈,甚至因受傷而少走兩天,體會再簡單的事也要所準備,大意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尚在就學的郭柏祥,受限學業只走18天,他說,環島是他的夢想,原想會先騎車環島,沒想到媽媽竟然這麼勇敢,有了這樣的決定,於是跟著媽媽走了這一趟,雖然沒有全程走完,但在這個過程仍感受到台灣特別的景觀。

過去對東北角的印象,除了幾個著名的景點,幾乎沒什麼記憶,此次以徒步方式走過,方才驚覺這特殊的地質景觀竟然這麼美。

身為荒野保護協會的解說員,對環境的變化特別有感,透過「齊柏林」可以從空中看見台灣的美麗與哀愁,然徒步繞行台灣更是身歷其境,這一場心靈對話,讓他們對自然更存一份敬畏之心。

蔡昇倫表示,對自然做出的傷害,最終傷害的其實是我們自己,別唱高調認為保護環是什麼高超的情操,應更務實的看待,其實我們在保護的是我們。

呂姮儒把這次的環島也看成是檢視50年來交朋友狀況,37天下來,有30個晚上是住朋友家,其餘6晚共花3000元,朋友分布全台,全都力挺接待,有這麼多朋友,多少證明了自己的為人,此生無憾了。

環島是許多台灣人的夢想,但光想卻不行動是不可能完成,呂姮儒強調,即便是50幾歲,也是可以克服,不用擔心害怕。

要實踐夢其實不難,走出第一步就完成一半了,台灣的美用走的會讓你更有感受,而且環島的過程正是與自己心靈對話最好的時機,別再猶豫了,走吧,踏出你的第一步。

(中時 )

#環島 #自己 #台灣 #對話 #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