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45年的寇世勳,演藝路平步青雲。(攝影/石智中  場地提供/S Hotel)
出道45年的寇世勳,演藝路平步青雲。(攝影/石智中 場地提供/S Hotel)
寇世勳工作嚴謹、自我要求高,是值得年輕演員學習的對象。(攝影/石智中  場地提供/S Hotel)
寇世勳工作嚴謹、自我要求高,是值得年輕演員學習的對象。(攝影/石智中 場地提供/S Hotel)
寇世勳。(攝影/石智中  場地提供/S Hotel)
寇世勳。(攝影/石智中 場地提供/S Hotel)

年輕時的寇世勳,單眼皮、細眼睛、皮膚粗粗的,不是小生的第一人選,但是1976年他念世新專科(現為世新大學),還沒畢業就成為中視簽約基本演員。寇世勳在中視拍了許多叫好叫座的戲,包括《昨夜星辰》、《一剪梅》、《上錯天堂投錯胎》、《家和萬事興》,廣告檔檔超秒。其實在他成為炙手可熱的電視紅小生之前,還是新人的他,拍第一部戲《純純的愛》曾被導播破口飆罵「你是豬啊,豬都比你會演戲」。

寇世勳常說自己不是「高顏值」英俊小生,但他當年曾多次受封「最有魅力男演員」、「最受歡迎難演員」卻是事實,除了他演技自然,最重要是他發自於內的男性氣慨,在「二秦二林」那個濃眉大眼、個子高的俊男美女時代,像他這樣舉手投足冷靜沉穩、兼具血性及正義感的性格演員不多。對此,他自信地說,「我不認為演員一定要長得好看,我會讓觀眾喜歡是因為我的作品,絕不是因為我的長相」。

寇世勳回憶,初、高中時,媽媽每天會給他10元餐費,他花4、5塊,留一半看好萊塢電影,也看國片,但看得少,「我為什麼不愛看國片,因為2種表演水準差太多,我好奇這些老外為什麼演起來跟真的一樣,但國片演員看起來就是在演,我想不通這問題。國片不管男的女的一定要長得帥和漂亮,好萊塢沒有啊,吸引力來自於演員演得很自然,用角色吸引觀眾。

我當學生時就想通這些道理,所以我認為我長什麼樣不重要,我怎麼樣把演得痕跡都抹掉,這就是要下的功夫,演得愈自然愈真,觀眾看得順眼就喜歡你了,在觀眾眼裡就長得好看」。

「我是演員,我和觀眾接觸的媒介應該是作品,我也是這樣告訴兒子,要做演員就用作品說話,沒作品天天上報,到底算什麼呢,每天都有曝光率,那種是屁,我一向不認同,但現在時代不同,藝人都不曝光也不行,就看自己怎麼拿捏」。寇世勳慢慢也改變想法,近期首度接演王牌製作人楊曼麗製作的大愛戲劇,將演出本尊角色大林慈濟醫院曹汶龍醫師,是一部有關失智症議題的戲,「除了被曹爸的大愛精神感動,也希望多一點人關注這議題,既然我答應接演,也有責任為戲盡心力」。

寇世勳從不在意別人對他表演的評價,第一次演男主角的戲《純純的愛》,60集戲有58集是被燒傷毀容的造型,當時沒有人要演,中視很頭痛,翻演員名冊看到當時在世新念書的寇世勳,「反正長得也不好看,就他了」。某天拍一場男主角在醫院拆紗布、照鏡子之後做反應,導播認為要歇斯底里像發瘋一樣,寇認為角色的腦袋會有一段空白,之後才有反應,導播對他的表演非常不滿意,對著他又譙又罵:「他媽的,你是豬啊,豬都比你會演戲」。

他被罵到沒心情吃飯,一個人呆坐病床上,等導播吃飯回來,他對導播說「等一下就錄一遍,我沒辦法忍受這些人一直陪我演,不管演得多爛就一遍,如果你們沒辦法接受就換人」,狂傲態度讓導播嚇一跳,新人竟敢講這種話。妙的是,寇世勳演完一遍,導播也真的沒喊NG重來,「但我知道那一遍演得亂七八糟,導播也讓我過了」。下一場戲是回到家後,他順手拿起球棒把桌上所有東西打碎發洩情緒,用力過猛要跌倒,鏡子掉地上碎了,導播要他剛好對著破鏡,攝影師特寫鏡子拍他的臉,表示一張破碎的臉。

他的臉剛好趴在裂開的鏡子上,劇本裡原本寫到這,但寇世勳接著用手搥鏡子,手扎著玻璃,導播從攝影機看到他的手滿是碎玻璃,馬上要攝影師特寫他的手,隨後從2樓衝下來對他說「戲就是要這樣演嘛」。寇世勳說:「我心想『放屁』,這是我自己在發洩,跟角色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的情緒不是角色,是我寇世勳的情緒,但你分辨不出來。」

寇世勳因此茅塞頓開,第一部戲的第三場戲就開竅,知道戲該怎麼演了,「拍戲有時候是『假借』,但觀眾看不出來,借得好就看不出破綻,而且要演得不露痕跡,所以不要糾結一定要進入角色這件事,有時候可以『借』」,但這些經驗談靠別人講給你聽不會開竅,一定要演員自己體悟」。

作為演員,寇世勳是幸運的。除了剛入行短暫遇過被換角,第一部戲紅了之後,一路平步青雲,45年演藝路有過低潮期?「有,找你的戲你也不喜歡,你有自己基本水平,看得出來是好或不好的劇本,我不想說服自己去演,可能一年都遇不到好的劇本,但太久不演會難受,也會湊合著勉強去演」,他所謂的低潮也不過是遇不到好的角色如此而已。

演過許多作品,哪個角色和自己最貼近?他認為每個角色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影子,很多觀眾說《橘子紅了》是代表作,在他看來只有分專業不專業的角度,「很多人說我這部戲最難演的是,在大老婆面前承認自己不能生育。事實上,歸亞蕾戲外大我10歲,二老婆小我10幾歲,周迅小我20幾歲,我認為最難的是,要跟這3個女人在一起都要像夫妻、觀眾都要能接受,展現這種感覺最難,若她們3個同時在場就要把感覺做對」。

寇世勳與不少女演員合作過,如何做到不假戲真做?他說,「這是進去和出來的問題,很多人說要入戲,但功課只做一半,作為專業演員,入戲、出戲都要快」。他年輕時就注意到這問題,開始自我練習進出,比方戲裡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導演喊卡,他回頭就開始和大家講笑話,「所以要讓觀眾看到真的很愛女主角,愛到無法自拔,每一次都要把觀眾騙到這種程度,演員這行業很殘酷,有時也得騙自己」。

他說,如果劇本寫得好,男女主角情感濃烈,要演得逼真、裡面一點虛假都沒有,很難,「演戲就是作假,但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假,多少要放一點看起來像真的東西,所以『真的』東西就會有碰撞,可是現實生活不允許」。當年他和女演員如何培養感情?「一般貼心問候會有,其他的也做不了,這種互動要像同事還是要像情人,不能多也不能少,『真的』多了也不好演,真假比例要拿捏好...真真假假對正常人來說是種煎熬,所以人家常說演戲是瘋子,這話是有哲理的」。

(中時 )

#寇世勳 #演員 #觀眾 #自己 #導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