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腦麻兒環島畢旅 單親媽憶困難路段喊「髒話都罵光了」
帶腦麻兒環島畢旅,單親媽媽回憶起困難路段蘇花公路時,直喊「嚇壞了,當下髒話都罵光了」。(吳康瑋攝)
帶腦麻兒環島畢旅,單親媽媽回憶起困難路段蘇花公路時,直喊「嚇壞了,當下髒話都罵光了」。(吳康瑋攝)
帶腦麻兒環島畢旅,單親媽媽回憶起困難路段蘇花公路時,直喊「嚇壞了,當下髒話都罵光了」。(吳康瑋攝)
帶腦麻兒環島畢旅,單親媽媽回憶起困難路段蘇花公路時,直喊「嚇壞了,當下髒話都罵光了」。(吳康瑋攝)
單親媽媽陳嘉齡指出,小比每半小時都要補充水分、每四小時要進食一次。(吳康瑋攝)
單親媽媽陳嘉齡指出,小比每半小時都要補充水分、每四小時要進食一次。(吳康瑋攝)

來自高雄的單親媽媽陳嘉齡,獨自撫養腦性麻痺的兒子小比,她趁著暑假自17日起從高雄出發,帶小比騎單車環島進行「畢業旅行」,希望留下彼此最難忘的回憶,目前環島旅行截至23日中午剛好過半,陳媽媽在基隆八斗子漁港受訪指出,整趟旅程最困難的地方在南迴公路及蘇花公路,一大堆砂石車呼嘯而過,嚇得她跟小米驚呼連連,她笑的說「我已經把一年份的「髒話」在那段路都罵完了」。

說到途中印象最深刻的部分,陳嘉齡指出,除了要克服長時間日曬外,小比每半小時要補充一次水份,每四小時要固定進食一次,要在大馬路旁邊找到安全的位置補給也是個艱難的任務,她坦言說,小比今年已經19歲,醫師說,腦性麻痺患者平均壽命約20歲,她自己想趁著小比還在的時候,留下彼此的記憶,她跟小比這幾天幾乎是「日騎近百公里」,各縣市網友紛紛自發性籌備接應團,合力陪母子倆完成這趟旅行。

陳嘉齡今年剛滿40歲,過去是法律系畢業高材生的她,為了陪伴小比更多的時間,寧願放棄高薪,選擇打零工,並且在每個月都帶著小比參加國內大大小小的路跑比賽,至今已累計達136場,她說,自己未來若有機會,也想帶小比出國比賽,但僅憑自己打零工的薪資及殘障補助來生活,出國的念頭也只能想想而已。

針對外界許多善心人士想替母子倆募資,改善家裡的生活困境,都受到陳嘉齡的婉拒指出,自己平日做零時工,希望可以盡量自食其力,她也是以這樣的理念來教導小比。另外,被問到是否考慮送去安養院,她說,送去安養院只會加速小比的離開,因此她完全沒有這個打算,醫師曾講過「每十萬個新生兒內,就會出現一個像小比一樣的孩子」,其實很多人都會遇到這種事,希望透過自己的堅持,讓大家都可以更加正向。

陳嘉齡騎著善心人士借予的電動單車,帶著小比捱著太陽一站一站的前進,除了看到母子的默契外,也展現出倆人同心堅持的理念,陳媽媽說,自己最享受的就是邊騎車邊掀開隔熱簾,跟小比聊天的時光,她說,往後每個月自已都仍有替小比報名路跑比賽,雖然不知道往後的時光還剩多久,但是她還是會繼續堅持的跑下去。

(中時 )

#腦麻兒 #比賽 #環島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