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宏正開心慶生。(羅永銘攝)
羅宏正開心慶生。(羅永銘攝)
羅宏正吸友人送的奶嘴與粉絲吸奶嘴糖一起俏皮拍照留念。(羅永銘攝)
羅宏正吸友人送的奶嘴與粉絲吸奶嘴糖一起俏皮拍照留念。(羅永銘攝)
羅宏正開心慶生。(羅永銘攝)
羅宏正開心慶生。(羅永銘攝)
羅宏正生日願望盼中威力彩。

男星羅宏正在26日生日當天在大倉久和飯店舉辦「1歲生日派對」,與130位粉絲共度,這是他出道11年的第一次個人生日見面會,他透露取名「1歲」,除象徵自己滿31歲、三十而立的意義,也是代表他經過腳受傷兩年多的「坎」後再度重生。羅宏正說,他的腳傷復原了75%,目前仍無法「亞洲蹲」也無法上蹲的公廁,至今每週仍要去復健兩次,一次約半小時,「若短時間內使用太多,隔天走路仍會一跛一跛的。」

他說前幾天去溯溪,因為太過激烈,隔天醒來居然腳腫到沒辦法走路。他曾有迷思,認爲自己是偶像團體出道,「偶像要給粉絲正能量,不能在社群上張貼任何負面情緒。」但隨著這段從挫折中成長經歷,讓他打開心房,認為要將這樣從低谷往上爬的成長故事與粉絲分享,「日後他們若遇到困難,希望我的挫折經歷,能化做為勇氣,陪伴他們克服難關。」

他現場清唱夯曲〈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代表一直想見粉絲的心情,也演唱好友偉晉新歌〈北極光〉以及白安的〈最想見到你〉與陳奕迅的〈紅玫瑰〉等三首歌,深情嗓音爆擊羅太太們的心臟,惹得粉絲們尖叫連連。他在台上分享陳奕迅的〈紅玫瑰〉歌詞「夢裡夢到醒不來的夢」,與粉絲分享自己腳傷後的感觸,「當下發生的事,在經歷過不同的時間點後,或許是一個很棒的禮物。」也用陳奕迅的夯曲〈多少〉形容這段煎熬過程,「要用多少個世紀的我,看透一切。」

羅宏正認為,「我們每個人就算裝得再有自信,也都曾有過迷惘時刻。」他說,腳受傷這件事發生的結果,是好是壞,不是此時此刻能夠知道,若把時間軸再往後拉,搞不好是一個很棒的禮物,「不應該陷入在憂鬱的溫床裡。」。

談到三十而立,羅宏正坦言,從29歲邁向30歲這個關卡,因拍戲導致右腳粉碎性骨折,對讀劇校出身、對自我肢體協調性有自信,以前還能後空翻的他來說,有種「自廢武功」的無力沮喪感,他曾沮喪到認為「為什麼復健三個月了,腳還不能落地?」、「為什麼抗生素打了一個月了,傷口都還沒好?」,每個夜深人靜的夜晚都在胡思亂想,他說,幸好有偶像陳奕迅的歌聲陪伴,「有時候聽著聽著就哭了,覺得很無助、對未來很沒有方向,連能否正常走路都不確定,甚至想過未來出路不會是演藝圈了,還考慮過是否要去當服務生、開Uber。後來只能要求自己必須盡最大的努力把腳弄好,不管能恢復到什麼程度」。

他曾藉由陳奕迅的歌聲得到溫暖,沒想到自己後來也能成為他人前進的動力。羅宏正的粉絲從6歲到70歲都有,他說,拍《跟鯊魚接吻》時,有天同劇演員請他幫一個友人病危的女兒加油打氣,他於是出放在車上的專輯,並錄了祝福影片給對方,後來女孩康復出院,還傳語音訊息跟他說謝謝,他有感而發說:「要努力地提升自己,擴大自身影響力,才能把能量傳遞給更人。」

他之前演出《跟鯊魚接吻》被粉絲暱稱「巨嬰」,今年收到第一個生日禮物,是電視圈友人送他的「奶嘴」,生日派對現場,他也送了奶嘴糖給粉絲。不過他透露自己從小不哭不鬧也不吃奶嘴,「是放在嘴邊是吐掉的那種。」他還自曝是「先會走再會爬」,有一天全家人在客廳看電視,就看著原本在玩玩具的他突然站起來,開始來回在客廳走來走去,而且幾乎是用衝的,且他第一個會講的單詞不是爸、媽,竟然是「小鳥」,因為小時候媽媽每天抱著他在門口送爸爸出門上班,就會指著電線桿上的小鳥說「小鳥」,有一天他就忽然開口講了「小鳥」。

談到生日願望,羅宏正透露,第一個願望希望疫情趕快過去,第二個願望,則希望能添購手排車,他說自己對於開手排車有一種近乎執著的境界。第三個願望是希望能中31億的威力彩,透露自己已經買好了,花了100元買了一注,「若中了,會先把家裡的房貸約六百萬的債務還清,然後添購手排車。」還笑說會發給參加見面會的粉絲一人100萬。

對感情的期許?羅宏正透露已經單身三年,目前有正常交友、可以彼此分享心事的幾個朋友,被追問有幾位?他說大約三位,但希望能先以工作為重,還不到正式交往程度。

他自謙不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最近透過追劇來豐富自己人生歷練,特別迷上《日本沉沒》、《排球少年》、《獵人》等動漫,意外發現原來動漫主角都極端的勵志,而且取名大多有「陽」、「剛」等無敵正能量字眼,「讓你自然而然的,去支持故事的主人翁,克服每一個挑戰。」見證到角色的成長,甚至看哭。

(中時 )

#羅宏正 #生日 #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