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官田渡子頭一處農田改種電,去年此處還是一片稻田。(劉秀芬攝)
台南官田渡子頭一處農田改種電,去年此處還是一片稻田。(劉秀芬攝)
台南官田區角秀一處新建光電設施。(劉秀芬攝)
台南官田區角秀一處新建光電設施。(劉秀芬攝)
台南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李文珍努力守護水雉棲地。(劉秀芬攝)
台南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李文珍努力守護水雉棲地。(劉秀芬攝)

中央推動綠能政策,光電業者遊說鄉下無力耕作老農農地改種電,位於台南官田區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長年推動水雉保育有成,然近來園區附近愈來愈多農地改種電,園區主任李文珍憂心改變周邊生態,影響水雉的生存,而且農田不僅是野生動物棲息的地方,還具有文化與生態地景的保存價值。

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前身為2000年成立的「水雉復育區」,在政府與民間團體的努力下,20年前水雉數量僅剩不到50隻,到2019年底調查時達1741隻,數量創新高。

原本園區以棲地復育為保育主軸,勸導農民從慣行農法改為友善耕作,不噴農藥、不放毒餌,讓水雉有安全的棲地;政府也推行生態補償制度,給予農民水雉巢位補助,推出綠色保育標章,鼓勵農民不使用農藥和化肥。但近年來,水雉保育工作卻面臨農地改種電的新威脅。

據了解,官田附近有從事有機耕作,且獲得林務局的綠色保育標章的青農,因為地主要收回種電而遭解約。也有青農被家人嫌有機耕作賺不夠溫飽,不如租給光電公司種電,一家人因此不合。但是也有青農陸續加入保育水雉生態行列,官田附近綠保標章農田已有30多公頃。

李文珍說,農地改種電有多種原因,一是老農因無力耕作,家中無人接棒。近年來,台南菱角田從400公頃減至300多公頃,每年夏天看到原應種菱角的田改種水稻,表示又有農夫無力再種植菱角。

此外,種菱角、種稻又忙又累,收入比種電還少,不少農夫心有餘而力不足,這也是李文珍近來力推綠色保育標章菱角,並幫農夫拓展通路到連鎖超市的用意,「唯有讓農民的收益提高,他們才有辦法繼續從事友善耕作,年輕人才有意願返鄉從農。」李文珍也呼籲消費者購買綠保菱角,給維護生態保育水雉的農民實質鼓勵。

台南市政府農業局表示,農地上能設置的綠能設施可分為屋頂型及地上型,前者需具有農業經營事實,始得於農業設施屋頂附屬設置,後者則需位於公告不利耕作區範圍、部分漁電共生始得同意設置;官田地區並無公告的不利耕作區,故綠能設施設置以配合營農的屋頂型為主。

為配合國家再生能源政策及落實農地農用原則,維護水雉復育區棲地完整性及生物多樣性,農業局會要求業者避開環境敏感地區,並於施工及運轉期間要求進行生態及環境監測。

李文珍表示,就在距離官田水雉園區約2公里的渡子頭一處農田,又蓋起一處太陽能光電場,去年底該地還是一處稻田;另一處角秀區的稻田旁,也正在建光電場;很多光電場不僅沒有營農,甚至地面被黑塑膠布覆蓋,毫無生機。

李文珍說,光電板設施不僅造成生物棲地破碎,且影響周邊微氣候,原本在土壤內的菌與微生物消失,整個生態環境將因此改變,20年後儘管拿掉光電設施,要再重新耕作,回復地力,要花費更大成本。

「拿生態與農業換光電,根本是殺雞取卵,這樣根本不能算是綠能,只會造成環境問題與糧食漸少問題。」李文珍說,農民賺不到錢、產銷不平等、老農日漸凋零、年輕人進不來農業等等問題,應該是全民共同去思考去解決,而不是鼓勵農田種電,從一個坑又跳一個坑,最後衍生更多複雜又難以解決的問題。

李文珍說,土地對於人來說,應該不是只有經濟的利用價值,土地仍有文化上的意義與情感的歸屬」,守住農地不僅是保育水雉,更重要的是守護珍貴的文化地景。

(中時 )

#水雉 #生態 #保育 #農地 #光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