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登營造董事長洪金富帶領重要幹部登橋抗議,希望獲得合理解決。(李金生攝)
國登營造董事長洪金富帶領重要幹部登橋抗議,希望獲得合理解決。(李金生攝)
2011年開工以來一波三折,目前加緊趕工中的金門大橋。(李金生攝)
2011年開工以來一波三折,目前加緊趕工中的金門大橋。(李金生攝)
銜接大、小金門,含引道全長5.4公里,總建設經費約新台幣75億元的金門大橋,目前由東丕營造加緊趕工中。(李金生攝)
銜接大、小金門,含引道全長5.4公里,總建設經費約新台幣75億元的金門大橋,目前由東丕營造加緊趕工中。(李金生攝)
國登營造與東丕營造爆發爭議,高公局強調不會影響工進推展。(李金生攝)
國登營造與東丕營造爆發爭議,高公局強調不會影響工進推展。(李金生攝)

2011年開工以來一波三折,目前加緊趕工中的金門大橋,27日傳出2標承商國登營造在施工棧橋拉白條,抗議3標承商東丕營造占用該公司留置工地的機具設備。遭指包庇、放任的交通部高公局澄清相關爭議已由公共工程委員會調處中,不會影響工程進度的推動,繼續往明年5月完工目標大步邁進。

銜接大、小金門,含引道全長5.4公里,總建設經費約新台幣75億元的金門大橋,自2011年馬英九總統主持動工典禮以來一波三折,先是原承包商樺棋營造在2012年因投標資格不符遭終止契約,迄2016年6月底國工局以2標的國登營造已無履約能力,工程進度嚴重落後為由,逕行解約和接管工地,其後再由3標的東丕營造,在2016年12月底接手趕進度。

但今天又傳出國登營造董事長洪金富率同經理林進發,偕債權受託人常金海等人在施工棧橋拉白條,抗議東丕營造對國登留置工地的私人財產、設備和施工機具,大半不予承受,卻逕自使用,出現不購、不付、不租的情況,已經多次協調無效,而做為督管單位的高公局卻不予處理,一直包庇、放縱,顯有瀆職之嫌。

高公局則說明,該局與國登營造終止契約後,即依契約規定辦理評值,對於未評值施工材料及設備滯留工區部分,除請國登營造自行拆除運離外,也在後續新契約中,要求接續承包的東丕營造拆除並配合指示地點堆置。

有關國登公司訴求未評值的臨時設施應給予租賃費用部分,高公局也表示,國登營造已提送公共工程委員會調處中,而據該局的了解,東丕與國登針對滯留工區相關設施已有多項商議價購,此次抗議事件屬雙方對於相關設施使用的權利爭議,並不會影響金門大橋工程推展。

(中時 )

#金門大橋 #國登營造 #抗議 #東丕營造 #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