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的錢,比死人的錢好賺」,一句話點破法醫界的窘境。一般醫師收入、社會地位均高,相對法醫這種高志向、低報酬的工作,若非懷抱明確的志向與熱情,實在難以全身投入。

法醫鑑定的正確性,可影響審判的公平性,還無罪者清白,讓有罪者無以遁形。歐美日均有不少以法醫為主題的影集,傳達法醫工作的正義形象及迷人之處。

但要成為法醫,必須要有敏銳觀察力和承擔壓力的人格特質,面對腐壞遺體和氣味不能抗拒,更不能介意工作環境簡陋、薪資待遇不如同學或同業,還要承擔數量不少的解剖、鑑識業務。

此外,現階段國內的培訓制度、就業保障也有限。有志願的醫師,需接受專科病理的實務訓練1年,或到美國、澳洲找尋專業訓練,才能取得法醫師資格。一般法醫都在各地檢察署任職,但公職缺有限,造成部分法醫目前仍只能以約聘身份任職的窘境。

法醫工作對於公平正義、國家人權與國際形象息息相關,先進國家均相當重視,依上述狀況來看,台灣仍處在落後的狀態。

法醫的工作也與時俱進,人才荒之外更有技術提升的迫切需求,新科技導入勢在必行。如今已有電腦斷層協助更精準的鑑定,未來解剖也不再是必要的勘驗行為,但這也代表法醫界需要更多年輕、跨界的人才投入,衛福部、法務部勢必得祭出更多保障及誘因,才能吸引年輕人才加入。

(中時 )

#法醫 #工作 #才能 #斷層 #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