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盛旗下西方資產管理Thomas V. McMahon指出,最近一波公司債券降級的浪潮,使許多公司被降級至高收益領域。某些「墮落天使」會否再次崛起?

過去幾個月以來的評級調整來得又快又猛。穆迪在過去三個月中宣布調低600多家公司的評級,平均每月有200多家公司遭到降級;相比之下,過去兩年每月平均僅有40家公司被降級。這樣的降級趨勢似乎將持續一段時間,並會對那些僅勉強保住其「投資級債券」評級的公司產生重大影響。目前,有達9,730億美元的投資級公司債券被評為BBB或以下(BAA3或BBB-)。其中,4,660億美元的公司債券被列在至少一家主要評級機構的負面觀察名單上。

今年以來,高收益債券市場已經不得不吸收達1,540億美元的「墮落天使」,再加上460億美元的新債淨發行量,足以令彭博巴克萊全球高收益債券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High Yield Index)下的公司債券面值自今年年初起增加了12.5%。不讓人意外的是,發行最多「墮落天使」的行業為能源業,共發行達630億美元的債券。公司方面,福特汽車現在是高收益市場上最大的發行公司,而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和卡夫亨氏(Kraft Heinz)分別排第五和第六。

將今年的「墮落天使」與歷史數字比較,2020年降級至投資級別以下的債券數量已創下歷史新高,並超過了2002年經濟衰退、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和2015年大宗商品價格大跌的年度發行量。由於有達4,660億美元的BBB級別發行企業處於負面觀察名單當中,可以預期今年「墮落天使」的數量將會繼續增加。華爾街分析師對全年「墮落天使」數量的預估有所不同,範圍從2,000億美元至5,000億美元不等。

最近落入高收益市場的債券發行企業,對不同信貸指數的表現產生了巨大影響。今年年初進入美國公司指數並隨後退出該指數的企業,令彭博巴克萊美國企業債券指數的表現下降了64個基本點,而BBB公司指數的表現則下降了117個基本點。儘管投資級債券指數因為數不少的「墮落天使」而下跌,但這些「墮落天使」在加入高收益指數後,卻帶來截然不同的影響。

「墮落天使」的浪潮從今年3月開始。當時,阿納達科石油公司(Anadarko)、福特汽車、西方天然氣公司(Western Gas)、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和西諾沃斯能源(Cenovus)被降級,並在4月1日被納入高收益債券指數。資料顯示,被降級後的影響立竿見影,將4月的平均回報提高了105個基本點,並且自「墮落天使」的浪潮開始以來,已將整體高收益市場的回報提高了143個基本點。

而對於評級較高的債券指數表現影響更為明顯;自3月31日以來,眾多「墮落天使」加入「Ba」評級的美國高收益指數,已令整體收益增加了280個基本點。在今年迄今為止的1,540億美元的「墮落天使」當中,有900億美元於4月1日進入彭博巴克萊美國高收益債券指數(Bloomberg Barclays US High Yield index),而4月1日當時市場基調可謂波濤洶湧,雖然脫離了3月23日的低位,但仍未站穩陣腳。

另外,當時即使市場活躍,但交易商還無法以高收益債券庫存的形式承擔風險。這意味著除非投資經理在他們的投資組合中持有現金(甚至大量現金),否則購買墮落天使是一個挑戰。由於出售債券或使用現金購買「墮落天使」的能力有限,大多數投資經理無法得到所有「墮落天使」的指數權重,導致與彭博巴克萊高收益指數相比表現被嚴重低估。

(工商 )

#巨大 #全球 #數字 #墮落天使 #降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