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曉波的家庭是「白色恐怖」受難者,母親章麗曼1953年遭國民政府槍決時才29歲,父親王建文也坐了7年的牢。王曉波說,他從小就有一個夢,希望自己能像白蛇娘娘的兒子許仕林一樣,「長大以後中了狀元,替囚禁在雷峰塔下的母親平冤。」1991年王曉波在《中國時報》刊登一篇《我的母親叫章麗曼——一個「匪諜兒子」的自白》,首次公布自己家庭的遭遇,字字漫著血淚;2001年8月18日,王曉波終於為母親平反,在其殉難處馬場町白色恐怖紀念公園舉行了「章麗曼女士追思紀念會」。

章麗曼出身於江西南昌的地主之家,章家與國民黨的淵源極深:章麗曼的父執輩曾出任國民黨官員、省黨部主委、國大代表;而王曉波的父親王建文,則是號稱蔣介石「鐵衛軍」的憲兵營長。

1953年元宵節深夜,章麗曼被憲兵從家中帶走,王建文則根本沒回家,在台北憲兵司令部被扣押了,從此王曉波沒再見過母親。章麗曼當年秋天被槍決,王建文「知匪不報」被判刑7年。當時王曉波才10歲,底下還有3個妹妹,外婆只好讓他們兄妹4人到台中育幼院申請當院外生領取補助費,勉強度日。

背負著「匪諜之子」原罪,王曉波成長期間飽受屈辱,1973年「台大哲學系事件」時,偵訊員劈頭就說:「你不要像你母親一樣,子彈穿進胸裡的滋味是不好受的!」他從小的願望就是像白蛇娘娘白素貞之子一樣,長大之後為母親平冤。

王曉波在自述裡說,他一直到考上台大哲學所,才第一次去母親墳前上香。1991年6月3日,《中國時報》發表了王曉波以血淚寫下的悼念母親文章,他說,家人從未看過母親的判決書,不知母親如何遇害,是他研究所畢業後才得知,母親被捕後曾自殺二次,一次吞金項鍊,一次吞下一盒大頭針,都沒成功。她死時拒絕下跪,表示自己「生是清清楚楚的人,死是清清楚楚的鬼」,最後坐著受刑而死。

經過多年奔走,1998年台灣終於通過了《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並成立基金會,王曉波擔任董事;2001年董事會確認當年章麗曼的死刑判決是「不當審判」,半世纪的沉冤終於昭雪。

(旺報 )

#母親 #匪諜 #王建文 #憲兵 #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