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以國家安全理由禁用TikTok的政策已到了最緊要關頭,就算微軟要收購都可能無法實現。這不是因為美企接手TikTok之後仍有陸企滲透美國的國安疑慮,而是美國總統川普為了臉書鞏固社群霸權要打掉TikTok,祖克柏則回報以臉書的龐大網路力量協助川普連任。因此外界可以推論,如果TikTok的買家是臉書而非微軟,川普政府不會干預,這筆交易應該很容易成局,但是如此一來,臉書在國會面臨反壟斷法的分拆壓力會更大。

這聽起來很像是一場通天大陰謀,讓人意外的是,很多美國有名望的媒體正就此逐漸形成共識:川普不是因為中國大陸而打掉TikTok,他是為祖克柏而動手,國家安全只是個藉口。

這幾年TikTok做為大陸「抖音」國際版在全球迅速崛起,成為最受歡隨社群應用程式之一,已威脅到臉書的霸主地位。去年最受歡迎的全球應用程式排行中前5名,有4名是這些年陸續被臉書收購的應用程式,只有第2名的TikTok不在臉書麾下。

本月17日臉書刊登了川普的政治廣告,號召美國用戶支持禁用TikTok,理由是它監控美國人的隱私。即便是微軟已表態要買下這家準備與大陸完全剝離的公司時,川普政府仍不改其志。川普在臉書投放的政治廣告,讓許多人恍然大悟,原來TikTok遭禁,臉書將是最大獲利者,而這個好處當然不會是白吃的午餐。

其實在更早時期,祖克柏受到美國國會愈來愈多的反壟斷與商業監管,開始投入大量經費進行政治遊說,在前共和黨的幾位重量級策略師─如喬爾.卡普蘭(Joel Kaplan)、凱文.馬丁(Kevin Martin)與凱蒂.哈巴斯(Katie Harbath)─陸續加入臉書決策核心後,祖克柏與川普團隊關係愈見密切,川普2016年在臉書上花了4400萬美元的廣告費,預計2020年可能會數倍於此。而在廣告經費之外,川普與臉書的共同利益就是維持臉書的社群霸權,臉書躲過被分拆的命運,川普則得以再任4年。

美媒曾報導,2019年10月川普和祖克柏在白宮共進晚餐,在場的還有他們共同的朋友資本大鱷、PayPal聯合創始人彼得.蒂爾(Peter Thiel),他是臉書董事會成員,也是川普最重要的政治捐贈者之一。川普上台後,彼得.蒂爾擔任董事長的軍用軟體承包商帕蘭泰爾(Palantir)獲得大量多的軍方合約,這家公司最知名的案例就是用大數據分析技術幫美軍設計模型,成功定位並擊斃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

這一次未正式公開的晚宴,相較於兩人前一次在白宮會見並發布合影,新聞分析認為祖克柏與川普「可能走得太近了」,兩人的關係必定引起外界的疑慮。在2次會面之後,臉書很明顯地改變政策,對川普具有歧視性與煽動性的言論以及明顯假訊息不加限制,因此受到外界不少批評。

祖克柏是2018年便已感受到TikTok爆紅之後的威脅,首次在美國國會上公開表示,如果分拆臉書,會導致中國大陸互聯網的壯大,其中所指的大陸互聯網就包括微信(wechat)與TikTok。

過去臉書一向策略都是「打不過就買下來」,不然就是抄襲,例如知名的Instagram、WhatsApp被併購,對拒絕被收購的Snapchat,就用Instagram新增類似功能進行模仿。只是這兩招對TikTok都沒有作用,去年臉書上曾出現模仿 TikTok的短視頻Lasso,早已草草收場。

祖克柏後來在他的政治盟友身上找到方法,他一改4年前冒著霧霾在天安門跑步與清華大學演講的親北京策略,順著川普的「中國威脅論」來打擊TikTok。在白宮連翻攻擊下,TikTok被迫完全剝離大陸關係,甚至找好了買家微軟公司,據說價碼可能高達500億美元,這麼大的交易川普限時微軟45天完成談判,恐怕也只是賣個面子給前來求情的微軟高層,TikTok的前途還是困難重重。

如果TikTok被禁,臉書必定會全力快速填補市場缺口,目前傳出準備以Instagram平台在8月推出Reels功能,短視頻是塊令人垂涎的市場大餅,廣告收益可望高達數十億美元。至於川普是否會在臉書極力運作下連任,現在雖然連任形勢不太樂觀,但未來變數很多,川普與祖克柏結盟的能耐有多大?外界可以拭目以待。

(中時新聞網)

#臉書 #TikTok #川普 #祖克柏 #微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