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分屍案主嫌黃旭弘否認有共犯,堅稱是他獨自1人殺害並分屍(大圖),諷刺的是他與同居人石容珍,家中才剛新供奉地藏王菩薩不久(小圖)。(中時資料庫)
獵人分屍案主嫌黃旭弘否認有共犯,堅稱是他獨自1人殺害並分屍(大圖),諷刺的是他與同居人石容珍,家中才剛新供奉地藏王菩薩不久(小圖)。(中時資料庫)
竊盜通緝犯吳聲海,被列為兩獵人分屍案重要關係人(上圖);2曾姓關係人案說明,供稱黃旭弘曾要求他在黃宅前顧車,但他不知道黃跑去哪裡(下圖)。(中時資料庫)
竊盜通緝犯吳聲海,被列為兩獵人分屍案重要關係人(上圖);2曾姓關係人案說明,供稱黃旭弘曾要求他在黃宅前顧車,但他不知道黃跑去哪裡(下圖)。(中時資料庫)

本來今天開開心心,兩人一同上山打獵,就突然被人擊殺分屍了!14年前,宜蘭一處純樸的農村竟傳出一樁殘忍的分屍案,兩名6旬老人相約上山,卻人間蒸發;4天後被發現被人大卸八塊,分裝4個塑膠袋棄置樹叢。冥冥中感覺冤魂相助,就在死者頭七當天,在桃園平鎮逮著逃逸多日的黃姓兇嫌。

民國95年5月12日,這天凌晨冬山鄉茶農林寶童、大同鄉民高金生相約一同上山巡看山豬陷阱,隨即便失去音訊。警消從13日開始每日動輒上百人和親友入山協尋。

在16日當天則有了新的發現,就在長嶺路北側大約100公尺處有一間鐵皮屋,屋主是44歲男子黃旭弘。高金生首先在住屋後半山腰,發現一些頭髮和血跡。更在附近山坡搜出斷裂眼鏡、沾血木棒以及水塔內的頭髮。而參與搜救的鄰居劉金龍要到鐵皮屋附近的樹叢大號時,一撥開草叢驚見4個紅色塑膠袋,從外層便能隱約看見遭肢解的手指和大腿,立即報警。

黃旭弘用板車載運裝袋的屍塊棄屍後,再把板車放倒在入口處當路障,企圖掩人耳目(左圖);2006年05月23宜蘭獵人分屍案專案小組,取出一包被害者衣褲與物品(右圖)。(中時資料庫)
黃旭弘用板車載運裝袋的屍塊棄屍後,再把板車放倒在入口處當路障,企圖掩人耳目(左圖);2006年05月23宜蘭獵人分屍案專案小組,取出一包被害者衣褲與物品(右圖)。(中時資料庫)
打鬥現場附近的樹木用刀砍斷的痕跡,從兩側砍是漢人的手法(左圖);老獵人分屍案打鬥現場附近的樹木用鋸子鋸斷的痕跡(右圖)。(中時資料庫)
打鬥現場附近的樹木用刀砍斷的痕跡,從兩側砍是漢人的手法(左圖);老獵人分屍案打鬥現場附近的樹木用鋸子鋸斷的痕跡(右圖)。(中時資料庫)

獵人分屍案主嫌黃旭弘遭警方逮捕時,雙手手臂、左手腋窩滿是新傷痕。(中時資料庫)
獵人分屍案主嫌黃旭弘遭警方逮捕時,雙手手臂、左手腋窩滿是新傷痕。(中時資料庫)

拆開塑膠袋,檢警相驗發現兩名死者各被剁成八塊,分為頭顱、身體、雙手、兩大腿和小腿,其中一人的生殖器還黏在大腿上。死者頭部有多處鈍器的傷痕,是致命傷,研判是先被重擊頭部死亡後,再被分屍。且是用疑似殺豬用的重利刃,從關節處下手,斬斷處相當整齊,手段極度凶殘。屍塊有泡水洗過的現象,已無血跡,臉部已經浮腫,死亡時間在四天以上,應是上山當天就已遇害。

十二日中午時分,有人曾看見該鐵皮屋前方一百公尺處路口旁,停放死者的小貨車,旁邊還停著一輛自用轎車和休旅車。專案小組依據相關事證,懷疑有強盜、恐嚇、竊盜、傷害等前科的黃旭弘涉嫌重大,但已不知去向。初步研判應是夥同兩人以上,打死被害人後分屍。

獵人分屍案頭號涉嫌人黃旭弘逃亡的廂型車燒得面目全非,鑑識人員仍在灰燼中尋找蛛絲馬跡。(中時資料庫)
獵人分屍案頭號涉嫌人黃旭弘逃亡的廂型車燒得面目全非,鑑識人員仍在灰燼中尋找蛛絲馬跡。(中時資料庫)

涉案主嫌黃旭弘住處,只剩同居人石容珍在家,平時已沒有友人前往拜訪,屋內空蕩蕩。(中時資料庫)
涉案主嫌黃旭弘住處,只剩同居人石容珍在家,平時已沒有友人前往拜訪,屋內空蕩蕩。(中時資料庫)

可案情卻好像有冤魂相助般,18日就在兩名死者頭七這天,警方首先在新竹找到黃旭弘運屍用的紅色廂型車,可惜已拆去車牌燒得面目全非;黃嫌的女友也在這天被警方突破心防,透露黃嫌的藏匿地點,在桃園平東路上盤查時黃旭弘連報了兩次假名,刑警摘下他的帽子,一眼認出,二話不說,手到擒來。

經過多日偵辦,在23日終於突破兇嫌心防,黃旭弘坦承發原因是死者偷其山豬所引起,案發之前,他辛苦飼養的山豬被偷走了百餘頭。12日早上,他聽到陣陣狗吠聲,出屋查看,看見兩被害人,正捉了一頭山豬往屋後山上走,一人在前頭拉,一人在後面推。他「三字經」隨即脫口而出,雖然兩被害人否認偷山豬,但他依舊聽到兩人竊竊私語說:「等一下如果他追上山,就要合力把他打下山。」他聞言大怒,拿了一把木劍追上去,見林寶童拿番刀要砍他,他連忙揮出木劍,打落迎面而來的番刀,並奮力將林舉起,猛然丟往山下,再用木劍對高金生的頭部一陣猛擊,致重傷倒地,狠狠踢落山腰。

分屍案主嫌黃旭弘供稱,就是以這3把屠刀支解獵人(上圖);主嫌黃旭弘坦承以此木板做為砧板,支解分屍林寶童與高金生(下圖)。(中時資料庫)
分屍案主嫌黃旭弘供稱,就是以這3把屠刀支解獵人(上圖);主嫌黃旭弘坦承以此木板做為砧板,支解分屍林寶童與高金生(下圖)。(中時資料庫)

直到15日見大批搜救人員的搜尋範圍,愈來愈靠近他的鐵皮屋,深恐東窗事發,當天晚上9點左右,趁著暗夜上山查看,發現屍體已經發臭,利用夜深人靜,用繩索將屍體拖下山,拖往屋子右後方的山澗邊分屍。先後使用3把殺豬用的屠刀,以一塊木板墊地,接著從手、腳、頭、身體進行肢解。16日清晨五點多,起了個大早,用平日載牧草的板車運往屋前約兩百公尺處的草叢棄屍。

獵人分屍案兇嫌黃旭宏,更一審從死刑改判十七年徒刑,受害家屬難以接受改判結果舉牌抗議。(中時資料庫)
獵人分屍案兇嫌黃旭宏,更一審從死刑改判十七年徒刑,受害家屬難以接受改判結果舉牌抗議。(中時資料庫)

台灣大搜索》兩老獵人遭分屍慘死。(中天新聞)

全案經最高法院三審宣判,認為被告犯罪時態度冷靜,員警偵訊時還否認犯罪,對關鍵案情都避重就輕,且在審理中表示是因被害人挑釁才會犯下此案,未見反省,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但破案時連串的巧合,應該也不僅是單純運氣而已,難怪地方上嘖嘖稱奇,懷疑老獵人顯靈指引。

(中時新聞網)

#獵人 #發現 #黃旭弘 #分屍 #山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