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仔聲》昨下檔並舉辦殺青酒,演員們開心齊聚。(三立提供)
《炮仔聲》昨下檔並舉辦殺青酒,演員們開心齊聚。(三立提供)
何如芸昨與丁寧一起參加《炮仔聲》殺青酒。(三立提供)
何如芸昨與丁寧一起參加《炮仔聲》殺青酒。(三立提供)

何如芸與花蓮美侖飯店董事長王敏錡豪門婚變,正對簿公堂打離婚官司,目前已開過6次調解庭,她5日晚間出席三立甫下檔的八點檔《炮仔聲》殺青酒,復出拍戲的1年7個月期間,因角色被網友封「最美小媽」的她,正巧爆出婚變,受訪時坦言殺青當天開車回家的路上有點難過,就打電話給劇中林家的每一個人,「謝謝他們這一年1年7個月的幫助,給我很大的心理安慰與支持!」

她說,這是自己第一次拍這麼長的劇,400多集,從來沒拍這麼久過,相處的這1年7個月中,見這些劇中家人時間真的比見自己家人時間還多,「我一個一個打,陳冠霖、張琴、李燕、陳宇風、勇兔⋯⋯真的還滿感動的」,坦言以前拍戲沒遇過這麼好的劇組、演員,連李燕也跟她說沒有一檔戲大家相處這麼愉快、磁場真的都很合,「上天的安排是最好的安排」。接下來的她暫無計畫,想要先休息,也不排斥再接演下一檔,就交給經紀公司處理。

是否想飛新加坡看兩個兒子,她一臉無奈表示:「我現在進不去,因為我在海關就會直接被趕走!」她推測徐若瑄可以帶孩子回新加坡與老公團聚,應該是因為她拿的是新加坡永久居留,但自己只拿中華民國護照,加上她的兩個小孩現在還沒申請到新加坡永久居留權,拿的是學生簽證,如果他們回來台灣的話,很可能就會回不去,「我從二月二日他們離開至今都沒看過小孩,只能每天視訊」。

對於日前只能在臉書越洋祝福小兒子Bruce生日快樂,她說,當天用視訊為兒慶生,其實已經在家先哭了一天,她哽咽表示:「他十歲生日,這十年來⋯⋯ 今年第十年,我們從來沒有這麼長時間沒在一起,雖然哥哥、家庭教師都有陪著他。」她事前有寄了禮物,也問兒子「今天有開心嗎」,告訴他「如果不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媽媽一定會請假,因為媽媽到機場一定也會被拒絕,等新加坡開放,媽媽一定第一時間飛去⋯⋯」,她說兒子都可以理解,但話沒說完,思念孩子的媽媽又是一陣哽咽。

「哥哥講說,他很開心媽媽是一個很認真的人,他很驕傲!」她認為身教很重要,母子兩地的相隔日子,她每天傳訊息、發照片給他們,拍了場很難的戲也想跟他們分享,「青春期的孩子,不能把他當孩子,要當朋友。我也是遇到這樣的狀況才開始學習,滿好的。以前兩個孩子都被我照顧得很好,有時轉個念頭想,就是他們提早獨立,也滿好的,很多事都是最好的安排,不要想得太悲觀或難過」。

但她仍忍不住思念之情:「我是真的很想念兒子,我們從來沒分開這麼久,而且從去年六月他們去新加坡之後,已經一年多了,沒有每天見面,這對媽媽來講是一個學習!」她說,發生地震的時候,她第一時間會突然跳起來想衝向小孩房,只因為小孩很怕地震、會大哭,「後來才想到小孩都不在台灣了⋯⋯ 這時就會特別想念小孩」。但她覺得媽媽很努力生活,小孩也會感受到,「他們很驕傲地跟新加坡的老師、同學講『我媽媽是一個在台灣很有名的演員』,他們為我覺得很驕傲,我自己聽了也開心」。她感慨地說,當家庭主婦CP值最低,「我們付出很多精力,但他們覺得我們每天很爽在家, 其實家裡很多事是我們要做!」

她回憶大兒子小學畢業時,她受邀去學校做了一個演講分享,把自己從一開始入行以來的演藝經歷做成一支影片,當作是送給兒子的畢業禮物,老師看了很感動,校長、訓導主任也都來看,「我跟他們說,人生沒有一定的劇本,只要你努力,人生就不會白費」,聽得一旁的丁寧心疼地說:「但是我覺得妳太努力,妳最大問題就是妳太努力了!」

何如芸有感而發說:「人生最珍貴的就是情感存摺!你看羅姐累積了很多友情,離開之後很多人想念她。我認為,單身不重要、獨居不重要,我們要好好經營我們的情感存摺,活在當下!」她坦言自己現在是獨居狀態,但累積的情感存摺等於把這些存在人生銀行裡,「而且它是複利計算喔!」最近每一個朋友都對她說:「如芸妳獨居,請妳每一天發一篇文好嗎!讓我們知道妳好好的!我們會每天打電話給妳!」她笑說:「所以我家冰箱永遠是滿的,每個人都送很多即食包、料理包啊,他們都很怕我餓死。你看這些情感存摺,真的很重要!」

戲殺青後生活突然失去重心,孩子又不在身邊,是否萌生孤單感?她釋然地說:「水瓶座很容易過自己生活,喜歡把生活填滿,尋找生命的意義。這一切都是過程,總會過去,人的意義也是在最後一刻才斷定。」對於現況,她說這只是人生其中一個選擇而已,她只想在不圓滿之中找到圓滿。現階段她最希望的就是新加坡趕快解鎖,「我要去見兒子!之前一直想說怎樣用媽媽的身份進去照顧他們,還沒找到辦法,但現在殺青了有多的時間,我再去想辦法、找方法!」

同為媽媽的丁寧很能體會何如芸的心情,她表示,跟何如芸同經紀公司,但以前不是很熟,對何的印象就是「貴婦」,沒想到某次一起帶小孩與水果奶奶一起出席活動走紅毯,小朋友們都要打扮,「我是很懶的媽媽,我的小朋友隨便穿,但她帶著兩個小孩精心打扮成蜘蛛人,我問她怎麼找的,她說就是到處找啊、到處翻啊,因為兒子們就是要蜘蛛人!」當時她穿球鞋,何踩著高跟鞋,但同樣都跟著小孩跑,「當下我發現貴婦跟我們都一樣,我們都是母親, 為了小孩,不管踩高跟鞋、穿球鞋都一樣,我們都是為了小孩、要滿足小孩、要讓他們開心!」

(中時 )

#何如芸 #豪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