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恰恰破產聲明記者會

澎恰恰今(6日)突襲開記者會宣布因長期拍片虧損借錢,不堪負荷,即日起宣布破產,好友許效舜也在一旁陪同,澎恰恰嘆氣表示,目前是不得不面對的情況,現在他人格信用全破產,外面的傳言都是真的,但也強調他會積極面對,不會逃跑。

澎恰恰記者會部分全文如下:

許效舜:接到澎簡訊被驚醒,他說若怎樣,請我照顧他家裡人,我當時跟他說,如果死都不怕你有什麼好不敢面對的,他考慮2、3天決定開記者會,Nono岳父今出殯,我們下去。

劇團團長:現在出來只想支持他,他這幾年奉獻很多心力,他就是很好的朋友,希望他力量繼續往下,希望給澎哥機會。

澎:這是一個不得不面對的情況,我宣布我已經破產,人格破產,信用破產,外面傳言都是真的,外資進不來,撐不下去,親友也被拖下水,債權人還錢是天經地義,我不會跑,還有生產力,會跟大家面對面協商,主要是因為時間再拖下去,會有很多人不高興。我目前還有三節目在手上,還有很多作品要啟動。沒有要躲避,請大家給我時間。破產目前我的能力完全無法負擔。我不會閃會跟大家一一面對面協商。

許:我有一陣子也覺得他不對勁,很多事情都自己扛,他的個性從年輕到現在都是這樣。

澎:我怕影響電視臺觀感,跟大家說明,電視臺有任何意見我都尊重,包含跟劇團合作不會停止,盡快解決。

許:我每次看到他很累。

(問:是否有債權壓力?)

彭:沒有壓力,但日期逼近,十幾位債權人,這個困境已有兩年,這幾年接觸20幾個投資人,但是在8月28日投資方傳說香港反送中,所以不投資,中間沒有逼債,只是我沒辦法找時間還錢。

家人沒有表示,還掉一半,家產已全數賠進,太太一開始很生氣,但接下來還是要面對,房子去做還債,但不夠。我剛說尊重電視臺意見,這是我個人想說明,電視台高層不知道,破產跟錄影是兩件事。下周開始,希望逐步協商。

灣聲樂團團長:其實這幾年跟澎合作,我個人覺得他很認真、熱情,所有資源都願意分享,如果他不受負擔下,創造力十足,我個人相當期待,他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國寶。

許:這幾年演藝圈走了幾個帶來歡樂的前輩。他發簡訊給我就是羅姊走的晚上,我頭皮都發麻,很多阿公阿媽都說你們兩個不要死,希望所有老闆給澎哥一個機會,他面對很多壓力,讓他可以有能量繼續,內需搞不好就回來了。

澎:我有時候太過自信,但事情不是我想像的樣子,對於很多細節問題,可以再聊聊。現在連借100元都很困難。

彭:一開始是四部電影的虧損,事實上曾被警告,資金沒有到位不能做,四部下來虧損悽慘。

許:他自己也很愛演,他太理想化,永遠解決他自己,他是我師父,從來沒有要我幫忙借錢,說起來我很對不起他,我基隆山上有地方十幾年都沒修理,我回頭跟澎哥說,他說我出50萬,他在所有數字都出不來,他說我答應神明我會做,唉,不知該如何形容他的那種浪漫,對下一個贊助充滿期待,有次錄影說有,結果隔天遇到他說等了6、7小時也沒有。

澎:那是很大的公司,很大的總裁,是朋友主動找我去,我說需要一億資金,他說給我三億,我聽了很心動,去年12月15日,整棟樓都給我用,那天我去等了7鐘頭,都沒有簽,又坐了3鐘頭又沒簽,後來人都沒出來,只傳簡訊說要去基隆找大哥借錢,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為何餅要畫這麼大?

(問:首次輕生?)

彭:當時沒有那個想法,這幾天一直在思考這問題,我第一次把心事告訴許效舜。

許:他那天說如果你哪裡找到我,就草草了事就好,家裡老小多照顧,我當時就慌了,找他兒子說要在找找,但找不到人。

澎:那是一個衝動,我覺得必須說出,

許:那是不良示範!你這輩子帶給多少歡樂給大家,那是不良示範!我說你在哪裡,我們見個面,羅姊到最後是掙扎的,她想活下去,生命多麼珍貴。

澎:高利貸利息無法計,我也迷迷糊糊,甚至記帳本也不見。

許:但這是社會事,一切都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

澎:對,沒人逼迫你借錢。

澎:高利貸本來總金額5、6千萬,沒有黑衣人,沒有危及生命安全。是自己笨!天真!浪漫!我覺得一諾千金應該要存在,事實上並沒有,不是講好了,很多朋友都罵我,可否請你不要碰到錢,過去自以為厲害,我以為可以解決一切,原來離開表演場所,我一無是處。不再使用支票,跳票是真的,憂鬱症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病症,我不知有沒有,我在台上可以丟掉所有東西。

許;澎哥兩眼無神,眼看遠方,我覺得那不是他,加上前陣子,2、3月前運動弄傷髖骨。

(問:會投入拍片?)

許:先不用!

澎:如果還要拍,一切照電影程序走,不管資金,負責拍片就好,導演夢曾經有過就好,人生以後不再有支票兩字,還債方式有待協商,跳票金額加起來有2千萬,我不敢向演藝人員開口借錢。許效舜也沒,藝人跟藝人借錢會有禁忌,有輩分分別,資深跟資淺借錢,這個動作不適合。當然後悔跟地下錢莊借錢,但當時萬不得已,因為取得很容易。也沒能力再跟地下錢莊借了。

(問:製作單位回應?)

彭:我會被動,破產跟做節目是兩回事,電視台怎麼想,要看今天之後的決定。平常我就沒在管錢,本來就沒在看戶頭,本來就不需要戶頭的,抵押房產價值不清楚,坦白說我不過問這個事,

澎嫂罵是每天罵,沒到離婚地步,但我比較抱歉,她最後就說,你自己想怎樣就怎樣吧,她也無奈了,但夫妻之間沒有什麼半夜對話那些,借錢名字都是我自己。我老婆會去賣房子是因為要去解決這些問題,房子如果是我的應該早就不見了,我會拿出來拍電影,房產登記不曉得是誰的名字。

(問:害到家人?)

彭:這不只是對不起,我認為一個男人不應該厚顏,道歉的話已經說過,今天所有事情都是我造成,你們都是非常無辜,老爸做事自己擔,你們都要好好的。老婆沒有收入,只是家庭主婦,我每周有五小時的工作量,接下來要思考萬一沒節目要如何還債。

(即時新聞)澎恰恰破產聲明記者會(陳俊吉)

(中時新聞網)

#澎恰恰 #許效舜 #電影 #還債 #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