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前的今天,即1945年8月6日,美國B-29轟炸機在日本廣島市投擲第1枚原子彈,造成14萬人的死亡;3天後,另一枚同類型武器炸彈毀滅長崎,造成8萬人死亡。這是太平洋戰爭的重磅結局。

對於日本而言,8月6日這一天絕對是永遠的傷痛,不過對於其他國家而言,又是另一種解讀。能夠確定的是,從此人類進入核武器與核能時代。核武器嚇阻了大國發動戰爭的想法,而核能則提供了一種強勁、長期,甚至可能永遠取用不盡能源的可能性。

不過,還有另一項軍事技術也相當重要,有些人認為,「它」的貢獻比原子彈更大,那就是運載原子彈的B-29超級堡壘轟炸機。當年負責前往廣島投下致命武器的,是名叫艾諾拉·蓋伊號(Enola Gay) 的B-29轟炸機組員,該機屬於美國陸軍航空兵第313炸彈聯隊第20空中軍第6轟炸機集團。

B-29的航程與載彈量,使日本無法招架。(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B-29的航程與載彈量,使日本無法招架。(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為何說B-29特別重要?因為在此之前,美軍最大的轟炸機是B-17飛行堡壘,雖然B-17表現出色,卻沒有足夠的航程,以B-17的能力,它可以搭載10名機組人員,以每小時287英哩(460公里)的速度飛行,最大航程約為2,000英哩(3218公里),那樣的性能可以單趟前往日本,卻無法有足夠油料返回。

然而,B-29性能增進一倍,時速達到每小時357英哩(574公里),最大航程3250英哩(5230公里),同時,B-29是第一種具備座艙與後部區域完全加壓的飛機,使飛行過程更加舒適,當然,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攜帶更多炸彈。

一些專家認為,儘管第1枚原子彈永遠改變了戰爭,但是真正毀威日本的威力,來自B-29的海量轟炸,東京、名古屋、大阪都被燒成一片灰燼,已經嚴重挫傷了日本的戰鬥意願,只是軍政府仍在苦撐,原子彈是在這種情況下的重磅震撼。

現年97歲的文森(Ed Vincent),是B-29轟炸機法拉克艾莉莎莉(Flak Alley Sally)的副駕駛,當時他年僅19歲,從天寧島(Tinian)前往日本轟炸,他還記得,即使日本已窮途末路,但是反抗仍然頑強,有一回,「法拉克艾莉莎莉」返航時,被擊中了141個彈孔。

他回憶8月6日的前幾天,天寧島的B-29與炸彈變多了,看起來很有趣,但他沒有引起太多注意。只發現B-29「艾諾拉蓋伊」(Enola Gay)不准其他組員接近,直到幾天後,才得知這架飛機在廣島投下超級炸彈。

在日本宣布投降後,B-29依然忙碌,94歲的華萊士·蓋克(Wallace Gake)回憶,B-29擔任運送物資、運送人員一段時間,他還去過中國,他回憶說:「我記得的第一件與中國有關的事,就是看到中國的萬里長城。」

在他的飛機內,原本的炸彈架塞滿了食物、藥品,甚至是自行車。飛機前往日佔區的戰俘營,雖然日本投降,但中國地面部隊尚未到達,他們先一步前往戰俘營照顧盟軍戰俘。

他記得自己飛得很低,可能離地面僅500英尺,打開了炸彈艙以投放裝在降落傘下的補給物資。然後盤旋營地,看到倖存者歡呼。

蓋克 說:「那真是美好的感覺,在長期的殺戮戰爭後,終於覺得自己在救人。」

文章來源:Memories of the unit that hid the Enola Gay, which dropped the A-bomb on Hiroshima 75 years ago today

(中時新聞網)

#B-29 #轟炸機 #原子彈 #炸彈 #英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