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歐美所副研究員、交大副教授王智明感慨台灣政府對陸生毫無正義可言,但台灣社會不是只有討厭大陸的覺青,也有許多主張兩岸平等交往、和諧互助的老百姓;台灣人莫忘民主守護的根本價值就是「做人的道理」,「我們不能為了當台灣人,而忘記了當人。」他向政府呼籲「教育平權,全數回台」,也呼籲其他學界同業站出來說幾句公道話,反抗霸道;更以哈佛大學為例,提醒大學校長們履行與陸生之間的教學契約,要求行政單位改弦易張,否則不惜提告。

今年2月就以「救無別類,應物無傷,別以防疫包裝歧視」在媒體發表文章的王智明,參加7日境外生權益小組教育部前抗議,表示自己是以「老師」的身份發言,「因為對老師來說,學生沒有國籍之別,只有好學生,壞學生的差別,只有教得來的和教不來的區別。我們不會把學生依政治偏好和國籍不同,分成三六九等,區別對待。那是政治的操作,不是教育的精神。」

王智明說,學生既然繳了學費,成為我們的學生,學校就得要提供相應的教育,這是學生的基本權利,也是學生與學校之間的契約關係。他舉例美國政府之前要求秋天所有留美的國際學生「若是學校無法恢復正常上課,學生就得要離開美國」,哈佛大學與相關院校氣得決定控告主管單位ICE,迫使美國政府收回成命。台灣的大學校院及教育部也可以仿效提出行政救濟,力爭要求陸委會放寬規定;大學校長們也應要求行政單位改弦易張,否則不惜提告。

王智明說,自稱民主自由的台灣民眾,如果曾經支持過「婚姻平權」和「多元家庭」,那麼也該支持「教育平權,全數返台」的訴求,因為這就是人權、就是民主。許多批評陸生返台的論調不外事「批評台灣前,請先批評中國;不喜歡台灣,就請離開」。這兩點根本是極不入流的自我辯護,顯現台灣的墮落與沉淪。試問如果批評中國就能夠解決問題,還淪得到他們狗吠火車嗎?難道陸生離開台灣,台灣的高教就能突飛猛進,民主就能萬壽無疆嗎?

王智明痛批台灣社會的墮落,在兩岸對抗的前提下,不只將中國妖魔化,更將中國人民與陸生「異己化」,完全無視兩岸民間交流三十年以來的成果與情感現實。台灣社會不是只有討厭大陸的覺青,也有許多主張兩岸平等交往,和諧互助的老百姓。台灣公民不該讓那些滿懷惡意的極端分子代言,讓別人認為台灣人都是這個樣子的。

王智明說,「做人的道理」才是民主所要守護的根本價值,不能為了當台灣人,而忘記了當人,背棄了做人的道理。他認為公眾在陸生議題上的懦弱與無感,恰恰說明了我們不過是民主與人權的侏儒,缺乏求是的心胸,也不具正義的品格。他特別希望學界放下黨派之見,為境外生、為教育和社會站在一起。

(旺報 )

#台灣 #學生 #陸生 #教育 #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