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8月11日)黃金和白銀受到重挫。金價下跌超過5%,遠低於2000美元/盎司的水平,這是七年來最嚴重的單日暴跌。週三早盤,金價繼續下跌,一度跌破1900美元/盎司,隨後在晚些時候回升。

知名分析師彼得·希夫(Peter Schiff)談到了這次拋售,認為不應忽視基本面,目前仍看漲黃金。聯準會不會停止印鈔,通膨會佔上風。俄羅斯成功研製出一種冠狀病毒疫苗的消息,疊加美國PPI(生產者物價指數,Producer Price Index)顯示出一年半以來的最大漲幅,這加速了股市的拋售。

通常在牛市中,最大的單日波動往往是下跌的,市場所做的就是試圖將較弱的參與者擠出市場。

當談到熊市時,它試圖創造一些希望,並通過一次真正的大反彈吸引人們重返市場。在牛市中,情況正好相反。市場正試圖給較弱的投資者灌輸恐懼,讓其主動離場,然後繼續上行趨勢。

鑒於聯準會的行動,史無前例的印鈔,政府借貸和由此產生的赤字,以及當前發揮作用的宏觀經濟動態,這是歷史上最看漲黃金的基本面。

但主流媒體似乎還沒有領會到這一點。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堅持認為沒有通膨,他指出,投資者購買黃金是因為債券收益率低,而不是因為擔心通貨膨脹。但這忽略了為什麼債券收益率一開始就很低的原因。

是因為美國人有大量的儲蓄嗎?因為只是把所有的錢都存起來,沒有太多的債務?沒人想借錢,所以利率自然很低?不!債券收益率這麼低的原因是聯準會膨脹了貨幣供應,印了很多錢來買這些債券。因此,通膨是債券收益率低的原因。

通膨是金價上漲和債券收益率下降的推動因素,這將繼續推動金價走高。很多人將金銀價格上漲歸因於新冠病毒。他們認為,一旦疫苗或有效治療方法問世,金價將暴跌。對此,彼得·希夫稱這是「一派胡言」。

疫情是導致黃金和白銀上漲的部分原因,但不是真正的原因。聯邦政府和聯準會,為了應對疫情,印了很多錢。政府正面臨著巨大的赤字,央行也在印刷鈔票來將這些赤字貨幣化。所以,這就是印鈔。

正是央行為了將政府債務貨幣化而製造的通貨膨脹,幫助推高了金價,這是對疫情的回應。因此,並不是疫情本身利好黃金。而是央行和聯準會應對疫情的政策對黃金非常有利。

問題變成:如果新冠疫情被治癒,聯準會能否使政策正常化?

這應該不可能,治癒疫情的方法並不能治癒由於它而積累起來的債務。聯準會和政府在經濟學家找到解決辦法之前,已經把經濟槓桿推到了極致。

因此,由於市場對疫情的初步反應,財政狀況已被永久削弱。是否能得到疫苗或治癒方法並不重要,因為我們無法消除這種損害。無法擺脫那些債務,即使根除疫情危機,這種債務還是會存在的。

聯準會根本不可能讓利率上升,或縮減擁有所有這些債務的資產負債表。同樣重要的是,在疫情大流行之前,美國經濟已經走向衰退。

即使治癒了疫情,還是會回到無論如何都會有的衰退,只是背負了更多的債務。所以,市場不應該在每次有人認為他們有了疫苗時就拋售金銀,因為說到底,這並不重要。貨幣政策將繼續寬鬆,聯準會將繼續印鈔,通膨將失去控制,金價將大幅上漲。

真正值得關注的不是債券收益率,而是實際利率。如果你相信PPI數字預示著通膨,那就意味著通膨的上升速度快於美國國債的名義收益率,短期利率根本沒有上升。

事實上,短期利率的實質性下降是由於衡量的物價上漲水平的增加:通貨膨脹。但如果通膨率上升,那麼實際短期利率就會下降。因此,美國PPI的漲幅是預期的兩倍,這實際上是對黃金的看漲,通膨上升是人們購買黃金以對沖通膨的原因。

聯準會已經告訴所有人他們不擔心通貨膨脹。事實上,央行正致力於「加大通膨」。這些數字的作用並不重要,他們沒有加息,他們甚至沒有考慮提高利率。

那麼,為什麼交易員擔心高於預期的PPI數據會導致聯準會加息呢?不是的!而且這不會導致聯準會收縮資產負債表。這是永遠不會發生的。因此,高於預期的通膨數據總是看好黃金。他們不會看跌聯準會,因為聯準會不會抗爭;聯準會會投降,通膨將獲勝。

文章來源:新浪財經

(中時新聞網)

#彼得·希夫 #PPI #黃金 #聯準會 #通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