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表示,金融幫近年已越來越少,沒有承受什麼關說壓力。資料照片)

金管會承受極大外界關說的壓力?金管會主委黃天牧14日在受訪時強調「不是沒有,但不是大家想的那麼嚴重」,他對大家常提的「金融幫」,即曾任財政部或監理單位的官員出任民間機構董總,都是早年轉任的,「現階段這種情況應該越來越少」,金管會有自己的原則監理,也很少人找他關說。

在公務體系超過30年的黃天牧表示,從來沒有民間機構來「挖角」他,也強調「人生的價值不是只有金錢」,金管會作的事就是維持金融穩定及促進金融發展,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民眾的存款大量從民營銀行轉移到公營銀行,產生流動性危機,當天行政院就是亞洲第一個宣布存款全額保障,黃天牧說:「金融穩定就像氧氣,民眾平時感受不到背後有這麼多人作了努力維持穩定。」

黃天牧亦回應如大同案,公司派、市場派爭鬥,金管會負責證交法及投資人保護法,自6月30日大同股東會後亦作了一系列動作,即將大同列為股票全額交割,投資保護中心對大同董事長提出解任訴訟,金管會依證交法特別背信移送大同,也取消大同自辦股務,至於中資部分,因為涉及跨境監理合作,仍需要一些時間調查,但黃天牧保證大同案「絕對沒有」所謂來自高層的壓力或指示。

黃天牧是在接受周玉蔻訪問時對「金融幫」及所謂過去老長官關說壓力時表示,金融幫這名詞在不同時期出現,也許有不同背景與意義,早年可能是某些金融機構負責人,原來是在財政或監理單位服務,「現階段這種情況應該越來越少」,公務人員退休或離職後也有一些法律規定,即公務人員服務法第14條之一,就尊照法律的規定去作就好了。

周玉蔻再追問,金融幫不會對你們(金管會)形成壓力嗎?「你是這樣,你的同仁擋得住嗎?」黃天牧回應,可以從個案去看,這幾年來也沒有什麼人到金融機構去,現在出現的都是早年去的,且真的沒有外界想像中那麼多關說或施壓,也許是他太嚴肅了,大家不太敢找他;且他上任後也以大公報創辦人張季鸞的「不黨、不私、不賣、不盲」作為期許,因為金管會牽涉很多別人的利益,期許用這八字,讓他自己與同仁去抵擋外界的壓力,有自己的原則。

(工商 )

#大同 #大量 #黃天牧 #金管會 #金融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