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斡旋下,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13日達成協議,將實現雙邊關係全面正常化。阿聯成為第一個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的波斯灣國家。以色列與阿聯走近引起了伊朗的警惕。伊朗外交部14日發布聲明稱,伊朗認為以色列和阿聯達成的關係正常化協議是「危險且非法的」。

伊通社援引伊朗外交部的聲明稱:「阿布達比與假猶太復國主義政權(以色列)達成協議是可恥、危險的舉動,阿聯和其他支持該協議的國家將對後果負責。」

伊朗外交部表示:「這是在背後捅了巴勒斯坦人一刀,此舉將加強地區團結,反對猶太復國主義政權。」

香港中通社14日引據「界面新聞」消息報導,7月初,中東新聞網站「中東之眼」的一篇文章指出,阿聯和以色列兩國關係既建立在地緣戰略、商業和安全層面的深度合作上,也建立在共同的、堅定的意識形態上。文章認為,兩國認同的主要支柱之一是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伊朗。

此外,以色列的情報能力也為阿聯所看重。以色列為阿聯提供了其共同利益的情報能力,兩國在間諜和數據分析領域的合作很密切。兩國會不時進行聯合演習和交換情報消息,有幾次以色列軍事安全專業人員在退休後被僱用,幫助阿聯安全和軍事公司。

伊朗前副外長侯賽因.阿米爾-阿卜杜拉希安稱阿聯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是犯了一個「戰略錯誤」。事實上,以色列近年來與波斯灣國家關係改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雙方都對伊朗在中東地區影響力的增長感到擔憂。因此,以阿達成和平協議是否會成為它們正式聯手對抗伊朗的開端,這一問題的答案將對今後中東局勢走向產生重大影響。

另據新華社14日報導,大陸中東問題前特使吳思科表示,以色列與阿聯在地緣政治和經濟科技方面的合作訴求促使雙方達成和平條約。以色列多年來一直試圖把地區矛盾轉向伊朗,而波斯灣國家把伊朗近幾年在地區內影響力的增長看成是一種威脅。此外,川普政府也希望把伊朗打造成地區極端勢力的總代表。三方由此組成了共同對抗伊朗的陣線。

大陸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孫成昊認為,美國在背後發揮了「穿針引線」的作用。他說,在美國國內,川普目前在各項主流民調中支持率都落後於前副總統拜登,加上疫情難以遏制、經濟形勢不景氣,川普方面亟須一些政策亮點提振信心。美國執政當局如此高調渲染這一協議的意義,也是出於拉抬選情考慮。而在國際上,美國將繼續整合中東地區反對伊朗的盟友網絡,打壓伊朗、扶持以色列一直是川普政府中東政策的主線之一。

孫成昊說,美國也希望能夠整合特殊盟友以色列與美國阿拉伯盟友的關係,因此將雙方共同的敵人伊朗作為捏合中東盟友關係的切入點。

孫成昊認為,巴勒斯坦方面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阿以建交會導致示範效應,憂慮會遭到阿拉伯世界的「背叛」。但他同時指出,此次建交的示範意義有限。儘管阿聯也是美國在中東的盟友,但阿聯的地緣政治影響力有限,更重要的還是沙烏地阿拉伯和埃及。

吳思科也表示,和平協議看似邁出了一步,但難以起到推動巴勒斯坦問題解決的積極作用,巴勒斯坦有被淡化和邊緣化的趨勢,其處境將變得更困難。

(中時 )

#阿聯 #以色列 #伊朗 #美國 #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