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台積電營收與股價持續攀高,正是靠著「先投、早布局」的紮根策略。過去5年來,台積電資本支出從每年100億美元增為去年的150億美元,今年更加到170億美元。多年穩定、有規劃的資本支出,不但讓台積電在先進製程技術布局裡搶先成熟,甚至可以看到兩年後。

iPhone 11 Pro的處理器A13 Bionic,正是由台積電7奈米製程打造。(圖/蘋果提供)
iPhone 11 Pro的處理器A13 Bionic,正是由台積電7奈米製程打造。(圖/蘋果提供)

《日經新聞》報導點出,台積電從1987年創辦以來,能夠一躍成為全球晶圓代工龍頭,打造「張忠謀神話」,背後的意義就是穩定營業的現金流與龐大的資本支出。

今年股東會後,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宣布資本支出不受疫情影響,將維持不變。(圖/張文玠攝)
今年股東會後,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宣布資本支出不受疫情影響,將維持不變。(圖/張文玠攝)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一輩子奉獻給半導體。他曾說過:「要與競爭對手拉開差距,就必須掌握技術與產能,不論哪一個,都必須投入龐大的人力與物力。」2009年,原本退休的張忠謀回鍋後,第一個最重大的決策就是將2010年的資本支出,上調一倍追加到59億美元(約新台幣1,770),一舉奠定台積電在28奈米的成功,也是日後奪下蘋果iPhone手機處理器訂單的關鍵。

美陸貿易戰裡,半導體技術成為突顯科技戰略位置的關鍵。(圖/新華社)
美陸貿易戰裡,半導體技術成為突顯科技戰略位置的關鍵。(圖/新華社)

張忠謀回憶,「28奈米製程有一個關鍵的技術:先閘極(Gate-first)與後閘極(Gate-last)。當時世界上一線大廠格羅方德跟三星都選擇先閘極,只有台積電用後閘極,加上在28奈米製程持續改版,拉高了障礙,也拉近了與三星的差距,最後在18奈米的iPhone處理器A10 Fusion戰役中,台積電打敗三星,一舉吃下這張大訂單。」

「28奈米製程為台積電開啟了新里程,因此2011年及2013年,我頒發了台積電最高榮譽『TSMC Medal of Honor』給當時負責研發的資深副總經理羅唯仁及負責量產的15廠資深廠長廖永豪,兩人各獲800萬元獎金。」張忠謀透露。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新聞網)

#三星 #台積電 #張忠謀 #閘極 #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