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神容易送神難!神秘的恐怖遊戲「碟仙」,一度風靡台灣社會,許多年輕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玩起了會鬧出人命的民俗遊戲,請的出鬼魂算幸運,請不出鬼魂恐發生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事件,一名網友小惠具有靈異體質,投稿說出爸爸親身的「碟仙」恐怖經驗。

小惠描述爸爸說法,在高中的時候,住在學校宿舍,由四位男生一間(故事簡稱甲乙丙)。甲是開朗外向的陽光男孩、乙是白目天真的幼稚男、丙是成績優異話不多的內向男。在農曆七月的某天晚上,因為覺得無聊大家決定玩起「碟仙」。

大家把物品都準備齊,在紙上寫好字把食指放在碗公上,而燈光只有蠟燭的微弱光源,我感受到大家因為緊張而胸口起伏晃動。過不久,我們開始了這場回不去的遊戲…『碟仙碟仙請出來,碟仙碟仙請出來…』大家一齊喊著。

真的很邪門!碗公像磁浮列車一樣沒有摩擦力,自顧自地開始轉起碗公,甲開口問:「碟仙,請問你是來了嗎?」碗公緩緩移到『是』。我們四人互看,手微微發抖,我打破沉默開口問:「碟仙,請問你是男生嗎?」碗公移到『否』。這時乙補了一句:「是女生,碟仙,那你長得漂亮嗎?」乙的提問,大家嗤之以鼻的皺著眉頭罵他。這時碗公移到『否』又緩慢的移到『是』。碟仙不停的在是與否之間游移數十次,這時蠟燭熄滅,碗公遊走幅度越來越大、越來越激烈,已經偏離紙上了,我們四個也因為這樣不時撞在一起。甲覺得不對勁大喊:「碟仙碟仙,請回本位!!!」

碟仙卻忽然往門口的旁邊衝去,我們四個人是被拖著跑的,因速度太快導致乙沒抓好跌在門口旁,碗公直衝撞上牆,破了,丙的頭直接撞到牆,甚至在牆上留下一個血印。這時,我拿起手電筒朝向乙的方向望去,乙正用驚恐的臉看著房間的右上角,出現了一位全黑且比房間大的女人,後腦頂在天花板彎著身身子,那張血盆大口是鮮紅色的,嘴巴裂到耳朵旁笑開,死盯著乙。

這時丙起身,表情很痛苦:「我的頭好痛」。於是我們決定帶著丙去醫院,請乙留下來房間清理,然而乙始終默不吭聲,只是傻楞楞的呆坐在地上。

在醫院包紮完已是午夜12點多,想回去載乙出來透透氣。到宿舍時,發現一堆學生圍在一樓鬧哄哄的,我擠去人群當中,看見有人躺在地上滿身鮮血,是乙!他的脖子扭曲,背部朝上,嘴被割到傷口裂至耳朵,口鼻冒出大量鮮血,碗的碎片跟紙張散落在他旁邊。紙上寫著『你覺得呢…』慘不忍睹的模樣,嚇得我直接跪倒在地,頭皮發麻。

隔日,警方判定乙是墜樓意外,甲看了我一眼,擦了眼淚對著我說:「昨天從醫院回學校,快到校門口時,我看到那個女人牽著乙的手走出來,乙面無表情地對我揮揮手,他們就消失的在夜色中了」……

聽完爸爸的故事,小惠心裡總是酸酸的,人的一生總會有一些忘不掉的回憶,不停的在折磨自己,小惠望向窗外,忽然想起小時候在阿嬤家的三合院,『那時候總有一個高大的黑影站在窗外看著爸爸』。

(中時新聞網)

#碟仙 #冤魂 #屁孩 #碗公 #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