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僅23歲的大湖青年謝毅恩傳承紙糊技藝,從小接觸宗教文化,他無師自通練就一手紙糊工夫,深獲地方肯定。(巫靜婷攝)
年僅23歲的大湖青年謝毅恩傳承紙糊技藝,從小接觸宗教文化,他無師自通練就一手紙糊工夫,深獲地方肯定。(巫靜婷攝)
大湖青年謝毅恩傳承紙糊技藝,附近宮廟聞名而來請他製作普度紙紮用品,他的作品不僅有傳統文化,也充分展現個人特色。(巫靜婷攝)
大湖青年謝毅恩傳承紙糊技藝,附近宮廟聞名而來請他製作普度紙紮用品,他的作品不僅有傳統文化,也充分展現個人特色。(巫靜婷攝)
大湖青年謝毅恩傳承紙紮工藝

年僅23歲的大湖青年謝毅恩,憑著對宗教文化的熱忱,國小開始自學紙糊技藝,從摺蓮花、法船,如今擁有一手紙紮好功夫,能獨自承攬附近宮廟的普度用品,作品不但有文化還有個人特色,他也是大湖目前唯一的手工紙糊工藝師,老師傅都退休了,他坦言最憂心紙糊技藝面臨失傳危機。

謝毅恩從醫專復健科畢業後不從醫,反而決心返鄉傳承紙糊,他說,小時候常跟著奶奶到處參拜,啟發他對宗教文化的興趣,國小六年級就在家附近的宮廟當志工,先學摺蓮花、法船,再摸索紙紮房子等技藝,沒有師傅教,只能走訪各大宮廟觀摩,把尺寸、花色、神明的造型和典故記下來研究。

謝毅恩說,3年前他的作品意外被村長發現,深受器重於是開始試做大型紙紮,並連續幾年承接地方2間宮廟的中元普渡用品。他笑說「別人都是全家下來做,我卻一個人包辦,的確很累,不過這是我的興趣」,對紙糊技藝的熱忱,就算平均月薪只有1萬元也要撐下去。

謝毅恩的作品精緻且色彩豐富,人物五官維妙維肖,有威嚴也有婉約,比起市面上常見工廠大量製造,手工的溫度更有人情味,讓他不僅獲得已故紙糊達人陳錦秀的認可,鄉長胡娘妹也大力讚許,推薦他成為薪傳師。不過要在客庄將傳統紙糊技藝發揚光大,他認為「困難還真不少」。

謝毅恩說,做手工紙糊「貴工不貴材」,面對工廠印刷大量且快速生產,手工價格競爭力不足,很容易被殺價,這卻直接衝擊師傅的薪水,一套普度用的紙紮最少得耗費2個月時間,但工資被殺價後,可能還領不到3萬元,與外面工作天差地別,年輕人寧願外出工作也不願留鄉傳承「錢少事多」。

紙糊技藝逐漸式微與大環境也有關,經濟不景氣,很多人認為「反正紙紮最後都會拿去燒,有就好了」,手工反而成為奢侈,另外,他也觀察到紙紮工作有淡旺季,注重祭拜禮俗又大多為年長者,年長者逝去,年輕人多半不了解習俗或根本不拜拜;他分析,未來紙紮不見得會消失,但會逐漸沒落趨於小眾。

(中時 )

#技藝 #師傅 #宮廟 #謝毅恩 #手工紙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