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將很快揭示,它將如何對美國貨幣政策做出細微而又深刻的改變,或正式宣佈它將對通膨採取更為寬鬆的看法。

除了在疫情期間幫助拯救美國經濟之外,聯準會主席鮑爾及其他聯準會官員也將在2020年完成有史以來對貨幣政策雙支柱目標的首次評估。該評估流程始於2019年初,並且包括一次全國範圍的「聯準會傾聽」之旅。現在他們即將公佈評估結果,最早可能是在9月。

Berenberg Capital Markets美亞首席經濟學家Mickey Levy對此表示:「這將向市場發出清晰的信號,表明聯準會不僅會暫時容忍通膨超過2%,而且還會支持它,並將朝這一方向努力。」

接受採訪的其他幾位經濟學家也做出了完全相同的預測,他們認為事實上許多聯準會官員已經推行這一策略幾個月了,投資者也抱有同樣的預期。

10年期盈虧平衡通膨率(衡量未來十年年通膨預期的市場指標)已經從3月份0.47%的低點反彈至1.66%。美國銀行財富管理公司(U.S. Bank Wealth Management)高級投資組合策略師兼固定收益研究主管Bill Merz表示:「通膨預期的上升,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市場開始預期聯準會的轉變。」

更多關於聯準會何時以及如何完成評估的細節,可能會在本周聯準會發佈的7月28-29日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紀要中公佈。

聯準會尋求控制通膨方式的轉變聽起來微不足道,但意義卻十分重大。聯準會在2012年首次宣佈將通膨目標設定為2%,官員們也一直宣稱會朝著2%的目標努力。然而,聯準會青睞的通膨目標一直未能實現,自引入該通膨目標以來,通膨率平均僅為1.4%。

這對聯準會來說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低通膨再加上經濟增長緩慢,這意味著利率會一直處於歷史低檔。這削弱了聯準會抵禦未來經濟衰退的能力,可能使得經濟衰退加深、持續時間更長,造成更多就業崗位流失,並摧毀更多企業。

現在這場由疫情引起的經濟衰退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疫情危機爆發時,聯準會基準利率目標區間的下限僅為1.5%。聯準會在3月份僅僅是兩次出手,就將利率迅速削減至接近於零,但遺憾的是,這還遠遠不足以應付這場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聯準會被迫再次通過大規模購買債券來穩定市場,並推低實際借貸成本。不過,現在還不清楚這些措施起到了多少效用。

然而,其實問題早在疫情席捲美國之前就十分明顯。在2020年初,已經有許多聯準會官員認為,有時將通膨率略微推高至目標之上,這樣,隨著時間的推移,平均通膨率會大致達到2%的水平,情況會有所改善。

美銀全球經濟研究主管Ethan Harris對此表示:「聯準會需要承認,通膨是存在週期的。在週期後期通膨出現超調是合理的。」

不過,對於一些聯準會的觀察家來說,對於這個被大肆宣傳的框架評估,得出這樣的結論似乎毫無用處。

聯準會經過反覆思量,最終還是拒絕了一系列更大膽的措施。它為了追求實現名義GDP的目標而選擇放棄了提高通膨目標。

聯準會官員們在重新審查利率降至零後可能採取的措施時也十分謹慎。他們認為,在美國使用負利率是一個糟糕的選擇,且對於限制美債收益率的想法也並不熱衷(儘管他們沒有完全排除使用該措施的可能性)。

最終,他們仍然認為當前的工具(債券購買以及溝通未來利率路徑)是最好的選擇。除此之外,他們還將增加一個重要的目標,即長期平均通膨率應接近2%。

然而,轉變可能就到此為止。經濟學家們表示,當聯準會明確提出平均通膨率的新概念時,官員們可能不會將它當成鐵律來執行,他們甚至可能都不會提到「平均」一詞。

Levy表示,他們會用語言來表達這樣一種觀點——聯準會擁有絕對的決定權。

從評估一開始,聯準會副主席克拉里達就向公眾承諾道,「要進化,而不是改革」,這似乎就是聯準會很快就會兌現的承諾。但是在聯準會結束這一評估時,依然存在一個問題,這樣做是否就夠了呢?

正如德意志銀行全球經濟研究主管Peter Hooper所說的那樣:「聯準會真的增加了『彈藥』和『武器』儲備來應對這個問題了嗎?」

文章來源:fintechzoom

(中時新聞網)

#衰退 #美國 #聯準會 #通膨 #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