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衛生局對自美返台無症狀少年進行篩檢,遭衛福部長陳時中下令政風調查,在府院黨全力相挺及網軍全力帶風向下,已成藍綠對嗆、中央鬥地方,醫療體系鬥公衛的政治事件。對此,網路觀察家朱學恒說,看了心裡實在很難過。

朱學恒在臉書上表示,為了一個防疫政策大家把彼此當成死敵在鬥,看了實在很難過,難過的是原來只是理念之爭,但是側翼把這當成選戰在打,抄家滅族,不打個你死我活絕不罷休。

他感嘆,他們卻忽略了你打贏了又怎麼樣?病毒是會投票給支持單一理論的人而不打你嗎?不管你是不是覺得我長得人頭豬身很討厭,聽我講完覺得有沒有道理再說。

朱學恒認為,台灣這次的爭端其實一直是公衛體系和醫療體系的理念不同,不是善惡之戰,而是兩邊所受的訓練跟資源一開始就不一樣。公衛體系代表人物是陳建仁、陳其邁、陳秀熙,而醫療體系代表人物是陳時中、張上淳、莊人翔。

朱學恒分析兩者的差異,台灣醫療體系的考量是醫治和保護病人,目前沒有特效藥,也沒有疫苗,他們必須要以保障醫院床位,醫護能量為第一考量,所以不能做大量篩檢。因為一旦篩出大量的輕症或重症病患,前者要佔據負壓病房,大量的醫護人員也要穿著隔離衣長時間工作;後者則是會耗用已經缺乏的瑞德西韋跟呼吸器,會造成過去你看到的巴西、義大利跟美國的醫療體系崩潰的狀況,到時連其他慢性病患或是癌症病患的治療都會受到影響,死亡率更會大幅提高。

簡單的來說,這就是兩種專業背景的專業需求跟理念,大家都是為了國家好,只是認同的優先權不一樣。一方面希望知道敵方戰力的分布和交通路線,一方面希望盡量保存我方有生戰力撐到最後疫苗出現再來發動總攻擊。

結果現在挺陳時中的側翼不擇手段,指控公衛體系舔共、挑戰中央政府、塑造恐慌、圖利自己和別人。質疑當事者的篩檢學會、質疑試劑來自大陸,而事實是篩檢學會做的是癌症跟骨質的篩檢,跟新冠肺炎無關,而試劑是醫院自己挑的,經費也是跟中央申請,中間也沒人可以撈一手。

朱學恒痛心的說,這些側翼瘋狂的不擇手段地用片面訊息人格毀滅公衛派的人,你有想過打垮了公衛派的人之後,未來誰跟醫療界一起防疫,一起保護台灣?

「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團結則存,分裂則亡」。朱學恒想問這些人,你們有想過一時的鬥爭並沒有打敗病毒,只是滿足打倒你內心假想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敵人嗎?失去了團結,民眾彼此互鬥,是不會打贏病毒的,這場仗根本才剛開始而已,我們就視彼此為寇讎,要消滅彼此,還需要病毒嗎?

文章來源:朱學恒臉書

(中時新聞網)

#朱學恒 #篩檢 #醫療體系 #難過 #公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