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代在斗六咖啡工廠生產的古坑咖啡就叫「台灣咖啡」。(周麗蘭攝)
1960年代在斗六咖啡工廠生產的古坑咖啡就叫「台灣咖啡」。(周麗蘭攝)
斗六市公所公用課長孫旺田最近在一張1968年的舊報紙發現,斗六咖啡工廠曾爆發盜賣疑雲。(孫旺田提供)
斗六市公所公用課長孫旺田最近在一張1968年的舊報紙發現,斗六咖啡工廠曾爆發盜賣疑雲。(孫旺田提供)
盜賣咖啡事件太離譜,前雲林經濟農場後來頒布「查緝盜竊咖啡豆奨勵辨法」杜絕。(孫旺田提供)
盜賣咖啡事件太離譜,前雲林經濟農場後來頒布「查緝盜竊咖啡豆奨勵辨法」杜絕。(孫旺田提供)

60年前雲林經濟農場於曾在斗六設咖啡工廠,壽命雖僅10年,掀起的咖啡風潮不亞於今日。蒐集古坑咖啡歷史資料10多年的斗六市公所公用課長孫旺田最近在一張1968年的舊報紙發現,斗六咖啡工廠曾爆發盜賣疑雲,官方還祭出查緝盜竊咖啡豆奨勵辨法,咖啡在上流社會的地位可見一斑。

孫旺田從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找到1968年5月《民聲日報》,頭條新聞標題「雲縣盜賣咖啡疑案件日又有重大發展,年餘出售成品數量究有多少,帳目記載不清查證甚感困難」。

民聲日報4月間也曾報導「農場廠員偷天換日,盜賣咖啡成品,封倉展開清查」。

斗六咖啡工廠爆發盜賣疑雲是在關廠前2年,警方清倉發現短少咖啡粉1503磅、咖啡豆1100餘公斤、少1000多個空咖啡罐,廠方又未經招標暗中向臺南某鐵工廠訂製6000多個咖啡罐。

前雲林經濟農場後來頒布「查緝盜竊咖啡豆奨勵辨法」,規定人贓俱獲按件發給獎金50元外,並按查獲的贓物分成充獎。

孫旺田指出,前雲林經濟農場在農復會與「美援」支持下,斗六咖啡工廠1958年動土,引進德國的大型烘焙機,當年還是遠東最大,1960年開工烘焙,招待記者參觀咖啡廠,雲林縣的特產咖啡接連獲各大報紙報導。

雲林縣經濟農場咖啡工廠的咖啡原料來自古坑荷苞山,農民採收果實後送到斗六,經過水洗、日曬、焙炒等加工流程,最後研磨成咖啡粉、裝罐密封後成為商品,產品名為「台灣咖啡」。

孫旺田說,從1966年拍攝的《進步中的雲林》影片可看到前雲林縣長廖禎祥到古坑鄉荷苞山咖啡園視察採收,以及位於斗六的全台最先進、一貫化經濟農場咖啡工廠。

廖禎祥在影片中說:「我國人雖然喜歡喝茶,可是喜歡喝咖啡的近年來也逐漸多起來了,雲林縣現有44公頃的咖啡園,種植咖啡7萬4千多株,年產咖啡粉1萬多公斤,可以說是雲林縣一項特產。」

孫旺田說,其實在斗六咖啡工廠蓋好生產時,咖啡價格已走跌,國人又不太喝得起,1970年草草結束營運,可說很短命。

孫旺田說,為特產訂定查緝獎勵辦法實不多見,可能台灣咖啡被盜賣事件太離譜,倘因協助查緝咖啡豆盜竊而受傷,經濟農場還負擔其醫藥費!可見盜賣荷苞山的台灣咖啡多麼令人髮指。

(中時 )

#咖啡 #斗六 #工廠 #農場 #雲林